财新传媒
2019年03月26日 11:02

在美国为什么没有退休年龄一说

自从负责系里实验室的安全以来,每周一天的实验室安全检查便成了雷打不动的惯例。做这项工作最难避免的是遇到不好应付的“钉子户”,而且常是年龄比较大、资历比较深的老教授,沟通起来就会比较困难,这时我就会和学校同行检查的好友悄悄抱怨,此时倒真希望有到一定年龄必须退休的强制规定了,因为做过安全管理的人最常体会到的一点是,实验室安全的重视程度往往需要......

阅读全文>>
2019年03月24日 11:57

从选校的纠结,看中美文化和理念的差异

从选校的纠结,看中美文化和理念的差异


心路独舞


前天我的选校话题引发了读者的热烈讨论,因为中美在文化和理念上的差异,也反映在了选择的角度和观点上面,是一个很有意思的案例。

阅读全文>>
2019年03月22日 11:31

在美国访校、选校、各种纠结……

这周是丫丫的春假,去年我们两人春假飞冰岛、感恩节周飞伦敦,跑得有点厌倦,加上高中篮球赛季刚刚结束,疲倦的丫丫坚决要求今年春假宅在家里。

结果也没宅成,或者说至少一半的时间没宅。

原因呢?之前在《最好的家庭教育是教孩子学会在挫折和失败中看到希望》一......

阅读全文>>
2019年03月14日 13:30

亲历美国的公众听证会,第一次发言

在美国二十多年,参加过的公众听证会(Public Hearing)不算少,像昨晚那样在公共听证会上代表一方主要发言还真的是第一次,这事儿还得从头说起。

两年前我们从周边郊区的山里搬到了我任职大学的市中心,上班开车只要三五分钟的样子。离大学近了上班就方便了,这是好处,坏处是离学生群体也近了,尤其有些孩子可能就租住在周围的一些公寓和连栋屋里,交通流量比较大,没有那么安静了,尤其是周末有橄榄球体育比赛的时......

阅读全文>>
2019年03月12日 11:41

还记得贺梅案吗?很多时候我们看到的不过是开始

还记得贺梅案吗?很多时候我们看到的不过是开始
你还记得贺梅案吗?如果不记得,可以谷歌或者百度,这里捡重要的说吧。
 
1995年,贺梅的生父贺绍强以学生签证来到美国亚利桑那州立大学留学,两年后又获奖学金和助教津贴进入田纳西州孟菲斯大学,贺梅生母罗秦后以陪读身份赴美,到美后很快怀上贺梅。在罗秦怀孕期间,贺绍强被来自中国的另一名女生指控性侵害,让贺绍强一家陷入经济、法律和移民身份的多重困境。作为权宜之计,他与罗秦在第三方见证下签订了一份法律文件,将出生仅4个多月女儿贺梅的临时监护权移交给当地一对白人Baker(贝克)夫妇。麻烦的是,这份见证方认定只用于过渡的临时监护权文件没注明任何时限。10个月后,为女孩的抚养......
阅读全文>>
2019年03月10日 10:48

说说卡巴斯基实验室及其诉美国政府案

卡巴斯基实验室在国内业外人士当中的知名度也许并不高,不过最近的H&W诉美国政府一案让这个名字逐渐被国人所熟悉。卡巴斯基实验室(英语Kaspersky Lab,俄语 Лаборатория Касперского)是一家网络安全和杀毒软件的跨国供应商,总部位于莫斯科,由英国一家控股(holding company)公司运行,卡巴斯基实验室是由曾在前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任职的Eugene Kaspersky与Natalya Kaspersky、Alexey De-Monderik三人共同于1997年建立的,现任CEO是Eugene Kaspersky本人,公司提供杀毒软件、因特网安全、密码管理、终端安全和其他网络安全产品及服务。
 
2005至2010年间,卡巴斯基......
阅读全文>>
2019年03月08日 14:48

美国政府的财政支出花在哪儿了?

美国政府的财政支出花在哪儿了?
又到了2018年美国个人收入的报税季节,独舞突然好奇心大发,想关心一下我们纳税人缴的税让美国政府给花到哪里去了,于是登上相关网站,去看看联邦政府的公布的数字。
 
2019财年(2018年10月1日到2019年9月30日之间),美国联邦政府的财政开支一共有4.407万亿美元,占GDP的20%。这个比例多年来一直比较稳定,尤其是在经济低潮之前,联邦政府的财政开支一直是保持在GDP的20%以下的,而且开支的增速低于经济的增长速度(每年2-3%之间)。但是到了经济低潮期间,政府支出爬升,2012年曾一度飙到了GDP的24.3%,主要的原因是经济不好需要花费更多来刺激经济增长、与此同时还要支付两大海外战争。由于美国的经济增长速......
阅读全文>>
2019年03月07日 10:43

为什么在入境检查时,你的权利非常有限

十几年前我和丫爸带着小丫丫去哥斯达黎加度假,对那里的咖啡喜欢有加,于是买了很多咖啡豆带回美国。在迈阿密入关的时候,随机巡逻的警犬突然对我们的行李箱感起兴趣,跟随逗留着不肯离开,海关人员随即要求我们打开检查,丫爸想起了放在行李箱的一些代理客户的文件,于是提醒检查官员“Attorney-Client Privilege”(律师客户保密特权),法律上的权利是这些文件任何人不能看的,海关人员很生硬地回复,“你知道我想看的话这箱子里的任何东西我都可以检查的。”
 
我一愣,丫爸赶紧攥了一下我的手,然后对海关检查人员说,“你可以随便看,但可不可以避免其他人看到?”看到我们......
阅读全文>>
2019年03月02日 10:11

美国的阶层分布,华人在底层吗?

不久之前我曾写过一篇题为《家庭标配和美国梦》的文章,其中提到美国家庭的标配是一栋房子、两辆车、两个孩子和一只狗(宠物),读者问了许多问题,譬如这样的标配适合任何人吗?还是只适合中产和中产以上的阶层,底层人的生活怎么样?

美国的确是一个有阶层的社会,但对阶层本身的存在和划分方式一直存在着很大争议。用来划分社会阶层的标准有不少,譬如财富、收入、教育、职业、以及是否参与特定的次文化或社交圈来......

阅读全文>>
2019年02月25日 10:34

最好的家庭教育是教孩子学会在挫折和失败中看到希望

最好的家庭教育是教孩子学会在挫折和失败中看到希望

今年已经是丫丫第二年冲击州篮球联赛冠军了。

去年还在中学(middle school)八年级的丫丫拼进了高中队(varsity)的首发阵容,以整个赛季18胜2负的战绩打进州冠军决赛,结果决赛刚一开始,队里的核心队员之一、一米八的高中锋就拉伤ACL退出比赛,年纪最小的丫丫只得担当重纲,但毕竟经验不足,加上刚过14岁体力不如人,最后以7分之差败北,赛后丫丫哭得让人看着特别心疼。

阅读全文>>
2019年02月23日 12:37

在高速公路上抛锚了

在高速公路上抛锚了
前两天我开的卡宴进了车行,因为那年车设计的缺陷,启动、加速和低档运行的时候偶然会有震颤(shudder)感,车还在warranty(保质期)之内,于是进了车行更换改良之后的零件。据车行代表说这是一个不小的零件更换工作,自己修的话会要6000美元左右,庆幸还在保质期内,也庆幸自己买车的时候花钱买了车行延长的维护和修理服务。
 
昨天车行派司机把修好的车送到了家里,开走了车行给我的代步车,晚上我往返丫丫学校开了接近一个小时,一切看起来很正常,就像任何一次的维修而已。谁知今早刚上了高速公路,我就听到车座下车内部一个什么东西脱落的声音,接着前行的车开始传出摩擦的撞击声,于是冷静减速、移道、然......
阅读全文>>
2019年02月21日 12:30

你的过度自信自尊,是不是只是一场真内虚?

最近读了一本有关达克效应的书,感慨很深。达克效应(Kruger-Dunning Effect 或简称为D-Keffect)是一种认知偏差,指的是庸人容易因欠缺自知之明而自我膨胀,也就是那些能力有欠缺的人会有一种虚幻的自我优越感,错误地认为自己比真实情况更优秀。康奈尔大学的David Dunning和Justin Kruger于1999年首次在实验中观测到这个认识偏差,随后以论文《论无法正确认识能力不足如何导致过高自我评价》被授予2000年的搞笑诺贝尔奖心理学奖。
 
由此想到了很多,譬如前段时间的雀斑风波。西方的一个名牌选了一名长了雀斑的中国模特,不想却激怒了一些国人前去围攻,认为是在侮辱和中伤中国人,甚至有人说模特的那张面无表......
阅读全文>>
2019年02月18日 10:17

在美国,还有人相信善有善报吗?

在美国,还有人相信善有善报吗?

最近忙得不可开交,更新少,主要原因是丫丫赛季到了尾声,上周是赛区(regional)和地区(district)的最后联赛(tournament),丫丫所在的球队顺利地取得了上述两个级别的冠军,丫丫也不出意外地被选进上述每个级别的一队(Team1)组织后卫,下周是州级联赛,希望球队再接再厉拿下冠军,我这个球妈必须全力支持,所以在能恢复正常更新节奏之前恐怕至少还要一周的时间。

昨天在海外华人网络看到一个很有趣的帖子,大意......

阅读全文>>
2019年02月14日 10:33

有图有真相!遇到监狱犯了!

有图有真相!遇到监狱犯了!
左肩手术四周过后,每隔两天就要去医院做康复治疗(Physical Therapy),这一部分治疗计划的实施和进行,是手术成功之后肩部功能能否全部恢复的关键,也是美国在全球范围内发展全面和领先的行业,因此我很重视。
 
医院的的康复治疗部门很大,条件也很好,宽敞大厅里有各种设备,也有治疗单间,一些治疗床位面对着大落地玻璃窗,视野不错,治疗师也很给力,虽然常常伴随着酸痛,但我一向还是很享受去做康复治疗的时间的。
 
 
不过昨天一走进治疗大厅时,眼前的一幕让我突然一愣,这橘黄的囚服和全副武装的警官(officer),......
阅读全文>>
2019年02月12日 09:30

美联储是个什么东西?私有的?

最近美联储有点活跃,一会儿是鹰派上风加息,一会儿又是鸽派声音求稳,常常不惧和特朗普意见相悖,有网友留言问我,美国这么强大的一个国家也会这么腐败啊,怎么就会被美联储这么个私营机构给控制了呢?

我一惊,Excuse me?美联储什么时候成了私人机构了?网友于是给我发来了国内几个文章的链接,好家伙,有的甚至是专家级人物写的,谬读美国到了如此的程度,也难怪误判连连了。

阅读全文>>
2019年02月10日 10:42

我被FMLA了,但是全薪

我是12月13日做的肩部手术,那时,美国大学的秋季学期基本已经结束,跨越圣诞、新年的冬假即将开始,于是手术和之后的休养基本没用请假。

我们学校的春季学期是一月的第二周开学的,当时手术后刚三周,懂行的人知道肩部手术后的功能恢复期很漫长,一般要三到四个月,还需要定期去医院做Physical Therapy(康复治疗),疼痛常会伴随整个过程,我于是和老板说,即使在学期中间,我是否在工作提前完成并做好安排的基础上......

阅读全文>>
2019年02月06日 10:24

没有人能打败你,只有你自己

首先祝我所有的读者新春吉祥。

节日,来点轻松的吧。看题目,这很像一个鸡汤文,只不过不同的是,这是我们的亲身经历。

最近,丫丫带领她所在私立高中的篮球队,除了在私立赛区一骑绝尘之外,也连续打败当地的一些公立高中球队,这个的意义实在非凡,因为私立高中一个年级不过只有十几个女生,而公立高中往往会有三、五百,规模更大的甚至有上千女生,这么小规模学校的球队击败大规模公立高中球队的影响力可以想象。

譬如最近丫丫就率队打败TA高中球队。有趣的是,对方球队的教练不仅认识丫丫,还有一段让我们刻骨铭心、他也许已经忘记的经历。

那是丫丫七八岁的时候,曾参加过这个......

阅读全文>>
2019年02月02日 09:41

一个美国孩子眼中的《再别康桥》

一个美国孩子眼中的《再别康桥》
丫丫高中一年级的世界名著赏析荣誉课程中,有一个外国诗歌翻译的大项目,大意的要求是,选择任何一个不会读、说、写的非英语著名诗歌,自己查在线字典翻译之后,在理解原诗的基础上,重新按照美国格式和韵律修改成英文诗歌,同时要求写一篇散文介绍诗歌作者和背景等,可以寻求其他人或者父母的帮助来寻找诗歌、写作背景素材,但是父母和他人不能帮助翻译等事后的工作。最后缴纳的作业包括:翻译好的诗歌、介绍散文、诗歌朗诵(可以请母语的人帮助)、PPT介绍(presentation)。
 
显然,这个作业考察的是一个孩子的全面能力:寻找帮助、对完全陌生的话题从无知到了解的借助工具能力、对美国诗歌写......
阅读全文>>
2019年01月30日 11:10

一个月不发工资,就有美国人揭不开锅

一个月不发工资,就有美国人揭不开锅
—— 从彭斯银行存款想到的
 
联邦政府终于重新开门了,尽管是暂时开门,但至少对那些等钱付账单的工薪家庭来说是个福音,房贷能付了,房子就不会被贷款银行收走;信用卡欠款能清零了,就不会影响自己的信用分数,这对需要security clearance(安全背景检查)联邦职位尤其重要;当然就不提其他的食品、汽油、孩子消费等等。不少中国读者非常不解,是美国人这么穷还是他们的生活习惯不同,怎么会连一两个月应急存款都没有呢?
 
其实,个中的一些原因我在《亲历感受|在美国为什么存不住钱》等一些以前的文章中曾有一些涉猎。最......
阅读全文>>
2019年01月27日 16:08

自私的政客、丑陋的政府和美丽的国家

自私的政客、丑陋的政府和美丽的国家
徐久没有更新,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丫丫的赛季如火如荼,头号粉丝的我始终信守每场必到的诺言,而且场场录像,制作剪辑,几乎花掉工作之外的全部业余时间;另外一个原因是突然觉得需要思考一下,那天偶然和小强夫妻有一句无一句地在微信里聊了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突然感觉当年写字的初心已经不在,写还是不写下去的纠结开始在心中盘桓,还没来得及理出究竟来,史上最长的联邦政府关门却暂时有了解决方案,感慨。
 
这次关门和以往经历过的关门不同,让我对政客的自私、政府的丑陋厌恶到了极点。一个是面对本党内部质疑声音极力证实自己的矫枉过正;另一个是原本在共和党控制参众两院时就可以轻易通过却拖到今......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