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心路独舞 > 文章归档 > 2019年三月
2019年03月30日 15:18

不过是小小的面条,但能国际化,也可以做得很大

不过是小小的面条,但能国际化,也可以做得很大

阅读全文>>
2019年03月26日 11:02

在美国为什么没有退休年龄一说

自从负责系里实验室的安全以来,每周一天的实验室安全检查便成了雷打不动的惯例。做这项工作最难避免的是遇到不好应付的“钉子户”,而且常是年龄比较大、资历比较深的老教授,沟通起来就会比较困难,这时我就会和学校同行检查的好友悄悄抱怨,此时倒真希望有到一定年龄必须退休的强制规定了,因为做过安全管理的人最常体会到的一点是,实验室安全的重视程度往往需要......

阅读全文>>
2019年03月24日 11:57

从选校的纠结,看中美文化和理念的差异

从选校的纠结,看中美文化和理念的差异


心路独舞


前天我的选校话题引发了读者的热烈讨论,因为中美在文化和理念上的差异,也反映在了选择的角度和观点上面,是一个很有意思的案例。

阅读全文>>
2019年03月22日 11:31

在美国访校、选校、各种纠结……

这周是丫丫的春假,去年我们两人春假飞冰岛、感恩节周飞伦敦,跑得有点厌倦,加上高中篮球赛季刚刚结束,疲倦的丫丫坚决要求今年春假宅在家里。

结果也没宅成,或者说至少一半的时间没宅。

原因呢?之前在《最好的家庭教育是教孩子学会在挫折和失败中看到希望》一......

阅读全文>>
2019年03月14日 13:30

亲历美国的公众听证会,第一次发言

在美国二十多年,参加过的公众听证会(Public Hearing)不算少,像昨晚那样在公共听证会上代表一方主要发言还真的是第一次,这事儿还得从头说起。

两年前我们从周边郊区的山里搬到了我任职大学的市中心,上班开车只要三五分钟的样子。离大学近了上班就方便了,这是好处,坏处是离学生群体也近了,尤其有些孩子可能就租住在周围的一些公寓和连栋屋里,交通流量比较大,没有那么安静了,尤其是周末有橄榄球体育比赛的时......

阅读全文>>
2019年03月12日 11:41

还记得贺梅案吗?很多时候我们看到的不过是开始

还记得贺梅案吗?很多时候我们看到的不过是开始
你还记得贺梅案吗?如果不记得,可以谷歌或者百度,这里捡重要的说吧。
 
1995年,贺梅的生父贺绍强以学生签证来到美国亚利桑那州立大学留学,两年后又获奖学金和助教津贴进入田纳西州孟菲斯大学,贺梅生母罗秦后以陪读身份赴美,到美后很快怀上贺梅。在罗秦怀孕期间,贺绍强被来自中国的另一名女生指控性侵害,让贺绍强一家陷入经济、法律和移民身份的多重困境。作为权宜之计,他与罗秦在第三方见证下签订了一份法律文件,将出生仅4个多月女儿贺梅的临时监护权移交给当地一对白人Baker(贝克)夫妇。麻烦的是,这份见证方认定只用于过渡的临时监护权文件没注明任何时限。10个月后,为女孩的抚养......
阅读全文>>
2019年03月10日 10:48

说说卡巴斯基实验室及其诉美国政府案

卡巴斯基实验室在国内业外人士当中的知名度也许并不高,不过最近的H&W诉美国政府一案让这个名字逐渐被国人所熟悉。卡巴斯基实验室(英语Kaspersky Lab,俄语 Лаборатория Касперского)是一家网络安全和杀毒软件的跨国供应商,总部位于莫斯科,由英国一家控股(holding company)公司运行,卡巴斯基实验室是由曾在前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任职的Eugene Kaspersky与Natalya Kaspersky、Alexey De-Monderik三人共同于1997年建立的,现任CEO是Eugene Kaspersky本人,公司提供杀毒软件、因特网安全、密码管理、终端安全和其他网络安全产品及服务。
 
2005至2010年间,卡巴斯基......
阅读全文>>
2019年03月08日 14:48

美国政府的财政支出花在哪儿了?

美国政府的财政支出花在哪儿了?
又到了2018年美国个人收入的报税季节,独舞突然好奇心大发,想关心一下我们纳税人缴的税让美国政府给花到哪里去了,于是登上相关网站,去看看联邦政府的公布的数字。
 
2019财年(2018年10月1日到2019年9月30日之间),美国联邦政府的财政开支一共有4.407万亿美元,占GDP的20%。这个比例多年来一直比较稳定,尤其是在经济低潮之前,联邦政府的财政开支一直是保持在GDP的20%以下的,而且开支的增速低于经济的增长速度(每年2-3%之间)。但是到了经济低潮期间,政府支出爬升,2012年曾一度飙到了GDP的24.3%,主要的原因是经济不好需要花费更多来刺激经济增长、与此同时还要支付两大海外战争。由于美国的经济增长速......
阅读全文>>
2019年03月07日 10:43

为什么在入境检查时,你的权利非常有限

十几年前我和丫爸带着小丫丫去哥斯达黎加度假,对那里的咖啡喜欢有加,于是买了很多咖啡豆带回美国。在迈阿密入关的时候,随机巡逻的警犬突然对我们的行李箱感起兴趣,跟随逗留着不肯离开,海关人员随即要求我们打开检查,丫爸想起了放在行李箱的一些代理客户的文件,于是提醒检查官员“Attorney-Client Privilege”(律师客户保密特权),法律上的权利是这些文件任何人不能看的,海关人员很生硬地回复,“你知道我想看的话这箱子里的任何东西我都可以检查的。”
 
我一愣,丫爸赶紧攥了一下我的手,然后对海关检查人员说,“你可以随便看,但可不可以避免其他人看到?”看到我们......
阅读全文>>
2019年03月02日 10:11

美国的阶层分布,华人在底层吗?

不久之前我曾写过一篇题为《家庭标配和美国梦》的文章,其中提到美国家庭的标配是一栋房子、两辆车、两个孩子和一只狗(宠物),读者问了许多问题,譬如这样的标配适合任何人吗?还是只适合中产和中产以上的阶层,底层人的生活怎么样?

美国的确是一个有阶层的社会,但对阶层本身的存在和划分方式一直存在着很大争议。用来划分社会阶层的标准有不少,譬如财富、收入、教育、职业、以及是否参与特定的次文化或社交圈来......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