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心路独舞 > 我们和先进教育理念隔着的,不只是一个自我认同的距离

我们和先进教育理念隔着的,不只是一个自我认同的距离

有个网友给我说了下面这个案例。
 
我家孩子四年级,她班上有个女生A,学习成绩还算可以吧。某天老师把一个学习成绩比较差、日常行为也不太好的男生调到A旁边,坐同桌。A不太愿意,做出一副不大高兴的样子来。但这却不是重点,重点是:课间时一名女生B(班长之一,成绩好,虽然也不是最好的)对A说:「你是全班最差的女生,所以你就应该和最差的男生坐!」A气得大哭。
 
你看这么小的孩子却能说出这样的话,根本不是一句社会学校和家庭教育都缺失能够解释的,而是我们对个人价值的群体认同出了问题,仿佛对孩子来说学习好就是王道,就高人一等,学习不好的就不配得到好的待遇,因为低人一等,学习成绩居然成了小小年纪孩子群体中定义(define)个体价值的衡量标准,这难道不可怕吗?这么小的孩子这种观念是从哪里来的呢?还是这个网友给我说了另外一个案例。
 
我认识的一个家长告诉我说,她家孩子(三年级)班里的老师让学生们按成绩顺序挑座位,我很惊讶:「老师这样也太明目张胆了吧,家长们怎么看?」这个孩子成绩排名靠前的家长说:「家长也没见有意见的,没人吭声……现在不都是这,按成绩排座位……」
 
原来孩子的价值认同来自老师的直接界定,也来自家长的潜移默化。老师按成绩先把孩子们划等级了,而家长呢,孩子成绩好的便有了些许的优越感,忍不住觉得也能接受这样的事情了,甚至心里还有可能变得支持这种做法,「只要对我有利」就是对的感觉;而那些孩子成绩差的家长们呢,应该多是敢怒不敢言吧。这种做法的最后结果是,坐在最前面的孩子会不自主的觉得比别人强很多,而坐在后面的孩子就变成那些被嘲笑着长大的孩子,毕其一生内心都很难强大起来。
 
孩子的价值用成绩分等,成年人的世界呢?这是最近我在篱笆看到的一个问题「亲戚该不该嫁欧洲贵族?」:
 
有个在英国读书的亲戚,被一个欧洲贵族家庭出身的小伙子追求。小伙子祖上是普鲁士贵族,有个伯爵的头衔,现在家里还有一幢城堡。小姑娘是上海人,家里上海平均水平,三套房无贷,家庭收入到手100万,父母都是央企中高层干部。人长得清秀苗条,165,90斤。其本人是金融硕士,本科交大(非上交)。男孩是学艺术的,收入不高,家里条件一般,做些艺术品小生意,除了伯爵头衔,没什么特别的。人样子就是标准普鲁士金发碧眼路人脸,180出头点。女孩子觉得将来或许能够进投行,结识更优秀的男人,不想被所谓伯爵夫人的头衔吊死。
 
看完之后我很无语,该不该嫁难道不应该问的是爱没爱到要嫁的程度吗?居然全是长相、身高、体重、学历、家庭资产和头衔的平行比较,几乎可以生硬到了最好能具体打分直到价码对等或得利才考虑婚姻的地步,这还是自己认识的对象。童年时的用成绩分等,长大延伸到了用身家和身价来界定,这应该是一种必然的结果吧?
 
人活在世上,难免不追求认同感,一种是群体认同,指的是群体内每个成员对外界一些重大事件或原则问题共同的认识与评价;另一种是自我认同,指的是个人对自我及周围环境有用或有价值的的判断和评估;也即自己对自己的肯定和承认。我们长大的过程中一直都在强调的是集体认同,也就是用老师、家长甚至社会的价值观来衡量(define)学生,而孩子们个人认同这一面的教育被彻底忽略了,可以想像,如果群体的认同是用学习成绩来 define孩子,那么长大之后一部分会自然而然变成用利益、金钱来define自己的大人,而另一部分所谓的失败者就会失去自我认同,即使少数意识到这个问题挣扎出来的终究还要面对社会认同这道坎。太多的群体认同强化,却没有跟上来的自我认同教育,丛林法则于是大行其道,教育就与超越、成功、人上人粗暴地画上了等号。呜呼,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前段时间写的那篇《天赋是一种幸运,善良却是一种选择》的文章为什么特别受网友欢迎了,因为后者才更接近人类的内心渴求,不是吗?
 
写到这里想起最近的一起自杀案件,很唏嘘,忍不住想起了著名商业家、作者Tom Chappell对自我认同有一句著名的告诫:Never letting the competition define you. Instead, you have to define yourself based on a point of view you care deeply about.翻译过来的大意是:千万不要用竞争来定义自己,而要用自己最关注的人和事。你用成功define自己,有时候难免因为没成功而放弃更宝贵的生命;你用事业define 自己,不免常常因此而忽略自身和家庭的感受;你用金钱来define 自己,最后很难不成为钱多人傻的壕类一族;如此等等,与孩子一起从自我认同与自己和解开始,也许才是最实际的家庭教育吧。
推荐 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