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心路独舞 > 这些年,我在美国经历的那些个华人诈捐事件

这些年,我在美国经历的那些个华人诈捐事件

上篇文章的留言太多了,很快超过能“精选”的条数,到后来的很多留言就没法放出来了,很抱歉。
 
今早,看到微博上有几个知名博主出面为去日本带女儿“回家”的危爸爸辟谣,说危家人从未说过需要社会帮助,连亲戚说一起凑钱危爸爸都拒绝了,他说“我自己的女儿自己扛”,自己的女儿、自己的女儿……懂吗?
 
原本还不信,但现在却真的开始相信网友一直怀疑的有骗捐集团存在一说了,而且他们在雇佣水军通过一些不良媒体造谣。
 
突然想起那个在日本保护室友被杀的江歌。有不少网友给我留言,那江妈妈才真是可怜啊,老公跑了,单身母亲抚养独生女儿,送到日本读书,谁知道女儿因为朋友的感情纠葛被人杀害了,而这个朋友事后还采取逃避的态度。这么困难的江妈妈也没要捐款,出事后自己把房子卖了给老母亲养老,真觉得她是等审判一下来要自杀的样子。危家和江家就是自己要强,不去攻关媒体因此得不到应有的关注和帮助,心路你若有能力的话,一定要去多帮帮像危家、江家这样真正需要帮助的人啊。
 
我沉默了,生平第一次觉得我该去赚很多很多的钱。
 
在美国一晃20年,经历过不少中国留学生悲剧大家募捐的事情。最初是本校的一个留学生车祸一大家子人只有一人幸存,大家捐款帮亲戚来美国处理后事,那时候还没有众筹和全网募捐一说,就是本校的中国留学生和一些美国学生老师一起凑,我记得我们还到社区做了BakeSale(烤点心卖募捐) ,一下子筹了好几万美元,让死者入土为安,让活着的人能见到亲人最后一面。那时候我刚来美国不久,第一次深深感受到海外华人的善良和团结,还有对同胞的体恤和爱。
 
后来便有了全网捐款和众筹。亚特兰大的一个当家男人和妈妈旅游时车祸致死,留下孩子和太太,大家相识不相识的都去捐点钱帮家人走过困难;休斯顿奥运会“福娃”在中国城被抢遭拒后被杀,我们也去捐点,帮他妈妈和双胞胎兄弟到美国来处理后事;汶川地震了,华人的各个团体广泛募捐,表达我们远在地球另一边依旧对同胞的牵挂,还有……等等。有的募捐家人收了,有的募捐家人以亡人的名义在美国学校建立起一个奖学金,还有的处理完后事用剩的转捐给慈善团体。每一次募捐都是真实而且需要帮助的境况,被捐的家人万分感谢,捐款的人觉得力所能及帮助别人是一种应该有的品德,所以下一次听说有什么需要帮助的事情,我会习惯性地掏出支票本……
 
但是后来的两个诈捐事件改变了我的这个习惯。
 
一个是四年前的“康妈”骗捐事件。康蕾是复旦中文系96届的高材生,原本有一个美满幸福的家庭,在加州圣地亚哥有车有房,丈夫也毕业于国内名校,任职高通,妻子专心照料家庭,二人共同抚养三个聪明可爱的孩子。可是天有不测风云,丈夫因癌症撒手人寰,年仅43岁,妻子说失去唯一经济来源到网上求助,在美国的华人和国内的网友纷纷慷慨解囊,其中也有我,想的是去帮妻子孩子度过难关呢。不想最后曝光说康妈不仅有100万的股票账户,丈夫还有很高的人身保险,高通也有抚恤金,美国政府每个月还给一家人发放高达3800美元的社安金,最后康妈居然用54万美元现金买了一栋大房子。网友质疑后,康妈就在大家视野中消失了,有知情人讲,康再嫁了,而且常去世界各地旅游。
 
另一个其实就发生在不到两年前。在英特尔工作的庄安安和关喆发起众筹,说庄患了癌症,连当地的癌症中心都放弃治疗希望,要大家捐款帮助参与一项保险不涵盖的治疗,并承诺(很多承诺之一)在手术后公布明细,更新进展,基于对她的信任,美国华人们在短短的3天内就捐款高达20多万美元(后期的捐款没有公布),其中还有那个豆腐心的我,结果事实上她没有患癌,只是简单的病症,保险也全付了。当大家觉得不对开始质疑时,庄安安索性关掉众筹拿走剩余的钱玩起了“失踪”,让网友退捐都无门。
 
所以你可以理解,为什么这一次我在还能退捐的时候索性退了。
 
这一而再地利用和蔑视捐款人的爱心和善良,让原本可以传递下去的爱心火焰熄灭了,也因此剥夺了接下来可能真正需要救助的人的机会,海外华人的信任基石动摇了,这才是比经济损失更可怕的后果。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