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心路独舞 > 在加拿大,一场未遂的「医闹」

在加拿大,一场未遂的「医闹」

以前转过几次网名为Yj0721、在加拿大行医的华人医生的日记,其中有不少对我们普通人很有用的知识和经验,因此只要看到她更新了,总是赶紧去看看,包括她不得不几进几出新冠部门处理病人,后来看到她打了疫苗了,还有圣诞节终于得以回家团聚了,等等,有担心,有自豪,有感激,有欣慰,有祝福……
 
直到看到最新一篇:
 
无力回天 疫情里的遗憾(11)医生的无奈
 
疫情造成医院爆满,不可避免地引起混乱与失去耐心。是啊,医护人员还算充足时,什么事都比较有规有矩,也还好商量。现在人员太紧张了,不少护士抽调去了疫苗注射处,医院的人手更缺乏了。这种情况下,更需要病人医生间的互相体谅,才能争取最好的结果。可是常常事与愿违,这时期碰到的不愉快事还真不少。有时觉得委屈,有时想想自己问心无愧就好了,也只能想办法在工余时找点散心的事或找个地方发发牢骚了。今天调休,散散心吧。
 
二天前早上去新冠部门。到门口,五六个华人挤在门口(应该是家属),声音好大,挺激动的。我低头挤进了门(这时期太累,能少说则少说)。进门后这些人也跟进来了。新冠部没有问询室,只有一个门房护士兼管收发。
 
与护士打了招呼就往里走,一个男士在身后大声说,她怎么能进去啊?护士没听懂这法文(或也许之前已争吵过,不想理会)。我回头说,我是医生啊(真傻透了)!马上这群人拦住了我的路:医生你听我说,我们就是要了解医院会给我爸用什么药.....,我们就是要求马上用上血清......我们可以自己付钱......其他新冠药物副作用太大……我只能说,请让我进去。看门护士问我,叫保安?我搖搖手。然后对这几位说:现在回去,新冠部有电话,把你们的要求提出来,不过一般来说医院对治疗有一定的流程,不会与病人商讨方案的。其实我心里挺理解病人家属这时的心情的,大概病人是老人,语言又不通,与外面家人通话的机会极少,更搞不清治疗的状况。可是,我怎么帮忙呢?我不想叫保安,给别人更添一层烦恼,但也不想也不能多说,只能不断重复,让我进去好吗,在这里是不能解决问题的。
 
“中国人不帮中国人”,后面传来冷冷一句,
 
“装什么装,假洋鬼子”,又一句
 
“到微信上给她爆爆光,看她在这里怎么混”。
 
虽然他们声音不大,我还是听得清清楚楚。这一句连一句,我是没办法了,只能示意门房护士打电话了。我趁一眨那空隙钻进了门,估计保安还没来。进门后深深叹了口气。“这就是我的日子哟”。
 
我在这里朋友圈很少,除了一个医生圈子十几个人。大家也不时会互相传些与我们有关的微信内容,所以对一些评论也有“抵抗力”了,但心里还是常常还会感到无助,尤其是对那些没有基本事实的指责。
 
哈,牢骚发完!
 
再加一句。进门后,我尽管很生气,还是去查了一下新入院的这位中国老人,向负责医生了解了情况,现在还算稳定,药物应用也无任何不妥,我还是会关心一段时间的。这些家属是为什么呀?
 
嗯,某些国人的一言不合就出口骂人威胁,我也是服了。如果你在哪个微信上看到类似的爆料,一定要让子弹多飞一会儿哟,因为没准儿被诬陷的就是这个无奈的好心医生:工作繁忙、好言好语解释、不想叫保安让同胞陷入麻烦、被骂后还是去看了一下这个老人的情况……
 
当然这里面也有不少人对北美医疗系统的误解,譬如:
 
1、 如果病人是成年人,清醒,有自主行为能力,美国医生一般只和病人本身直接交流治疗情况,除非病人之前签署了文件允许医生和特别指定了的亲属(们)交流病情。
 
2、 如果病人不会说英语,医院是给免费配备翻译的,入院填表的时候有这方面的专门选项,勾上就好。
 
3、 新冠部门和其他传染病房的规矩是一样的,不接受家属陪伴和咨询,只是在认为有必要时才会与家属沟通,这是事实。
 
4、 这里没有医院或医生会接受病人的治疗建议,尤其是网上查来的那些五花八门的东西,更不能和医生争论,或者拍钱我出钱后果我负责之类的。你要不同意医生的治疗方案可以多去几家比较,已经住院的人要转到其他医院的话要转去的地方肯接受才行,而多数的情况是新地方看你的治疗方案没问题不会愿意接受,因为他们也不会有什么不同的治疗方式,除非开始的诊断结果就不同。
 
说到这个我想起来以前有个华人同事,在癌症手术过后曾多次抱怨说她的家庭医生坚决不肯给她开一种药,后来她又去手术的专科医生那里做同样的要求,那个医生也说不能用,这同事跟我讲起来很生气,认为这些医生肯定通了气联合起来对付她的。我问她为什么反复要求要用这个药呢?她说百度上查来的,我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美国有美国标准的治疗方案,医生更了解病人的情况,百度比两个专业人士还高明?那还要花十年多时间、五六十万美元上医学院成为医生干什么?
 
其实像开始的那个案例,在美国或加拿大只要住院了,家属能做的事其实己经很少了,这里医院的陪护、清洁、饮食之类所有的事情都是有人专门处理,不需要家人另外花钱。还有哪家人要求用的患者血清,其实只对防止轻症转重症有特效,对已有脏器受损的患者作用不大,不能因为你有钱想用就能用,毕竟来源相对少,稀罕,价格昂贵,总要用在最需要的病人身上吧。其实这件事情中我最感动的是这位医生对叫保安的迟疑。去年,网上曾流传着这样的一个事情:
 
有国内的夫妻两口子带孩子去美国给孩子看病,然而患者家属却在美国医院急诊撒野,美国警察到了后仍用手掐护士脖子,然后美国警察为了制服打人者,用枪托把其手臂砸断了。
 
最终,美国警方给出了两种解决方法:一、打人者在美国被起诉二级谋杀,等待坐牢;二、打人者被遣送回国,20年内不能进美国。(美国警察真厉害!)
 
然而,事件还没有完结。大家都知道国人都喜欢和解,也就是所谓的“私了”。据图片图片内容:打人者的老婆也确实尝试了私了,但是被美国警方知道后,也被逮捕了,最终同样被遣送回国了。
 
虽然这个案例的描述有些地方和美国的情况会有小地方的出入,但是保安警察一旦到来的话对大声喧哗甚至闹事的人肯定会采取手段的,如果不听矛盾激化拔枪是肯定的。家里已经有个病人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好,更不要对自己的同胞窝里横,像前面那位医生在加拿大的遭遇,看着挺让人寒心的是吧。



推荐 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