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本来不想染指大选了,毕竟结果已经认定,但实在看不惯不少中文自媒体的谣言四起和阴谋论猖獗,于是忍不住做了一点fact check,尤其关于是谁带头冲进国会的人,是不是有人受雇收钱?因为事发当晚就有人提出是与特朗普总统支持者对立的极左政治势力安提法等组织假扮栽赃的,一些中文自媒体甚至还流传着一个「良心发现,说自己是受雇收钱,假装混入特朗普支持者队伍中去冲击国会山」 的视频。
 
真相究竟怎么样?光看视频很难判定真相,那么活色生香的拜登儿子报告最后被踢爆是黎智英高级助理Mark Simon支付了1万美元请Christopher Balding等人编造出来的,涉事人已于10月30日晚上通过个人推特致歉承认,苹果日报也马上出来切割说是Simon的个人行为。如今仅凭一个认罪视频的真假就更难判断了,因为按提法这样的组织也应该算得上professional,Mafia的规矩是拿钱办事,出卖全家死,我很怀疑会出来拍一个良心发现的视频,那不是把全家都置于枪口之下了?
 
果然,真相随着闯入国会人的陆续被捕就一点点揭露出来了。
 
闯入国会的一部分是阴谋论团体QAnon的人,这个组织的追随者们相信着一些离奇的阴谋论,比如「新冠病毒是假的」、「弗洛伊德之死是一场骗局,只为了策划一场种族对立战争」等。记得这张照片吧?
这个人的名字是杰克·安吉利(Jake Angeli),自称为匿名者Q巫师,是QAnon的支持者, Q将自己描述为一名了解川普和「深层政府」之间秘密权力斗争真相的政府内部人士,还宣称知道一个由特朗普主导的秘密计划,他的社交媒体内容显示他参加QAnon的活动,在YouTube上发表许多阴谋论的影片,这是他自己发布的照片:
知道他和谁有关系了吧。作为川普的忠实支持者,过去的一年里,他经常和这次闯进国会一样的「盛装打扮」,下面是他去年参加活动的Youtube截图。
另一个被确认冲击国会大厦的是极右派团体「骄傲男孩」(Proud Boys)的成员。该组织创建于2016年,是一个反移民和全男性的团体,在美国总统大选第一次辩论会上川普回应一个关于白人至上主义和民兵团体的问题时就曾表示,「骄傲男孩,请退后待命」。其成员之一,尼克·欧克斯(Nick Ochs)分享一张在国会大厦内的自拍照写着「从国会大厦向大家问好」,闯入后还开现场直播。
另外还有极右组织活跃人物提姆·吉欧内特(Tim Gionet),他的网名为Baked Alaska,他在国会大厦里面的现场直播国会大厦内的情况,以及他和其他抗议者交谈的画面,当时有数千人观看。吉欧内特是特朗普的支持者,被许多人认为是「白人民族主义者」。
好吧,至今也没抓到有安提法的成员吧,包括那个「自己良心发现」发视频的也没有去自首。其实美国联邦调查局对这些阴谋论的种种已有回应,那就是至今没有看到Antifa成员渗透在闯入国会山暴民中的证据、「no indication」Antifa成员化妆混入川普的支持者中间,也没有看到支持阴谋论的任何证据。(We have no indication of that at this time — From Steven D'antuono,FBI Assistant Director)
 
说到阴谋论,我又想起了一些中文自媒体热炒的Dominion投票机作弊一事,其中信誓旦旦地说美军到德国袭击拿回Server证据之类,我当时就笑了,德国是主权国家,怎么可能允许美军在德国公开执法,这种法治国家越权(国)执法的事情都编得出来,还有人相信我也是醉了。现在怎么样了呢,Dominion投票机公司把那个编造并谎言四处散发的律师Sidney Powell告了个诽谤罪,索赔13亿美元,Dominion CEO明确表示:我们对和解毫无兴趣!嗯,典型的法治国家解决问题的方式。另外Dominion公司还公开表示欢迎大家提供任何有关涉嫌诽谤他们公司的证据,估计林伍德、朱市长会在下一批被告的名单中,而那些四处编造散发的自媒体最好小心了,因为互联网是有记忆的。
Sidney Powell
 
有人问我豁免相关的事情。川普虽然豁免自己不大可能,虽然最近他一直在讨论这种可能性,但他下台前可以豁免上面这些人和他的儿女,不过豁免仅局限联邦罪,像这种诽谤寻求民事补偿的可能不会包括在内,不管是否包括,赚点击流量赚钱的自媒体肯定连豁免的边儿都摸不上,还是摸摸良心先自己保自己吧。
 
还有人问我,既然彭斯尚对启动第二十五条修正案犹豫、弹劾的时间可能还不够,为什么民主党和一些共和党人还要周一启动弹劾呢?我想大概是以下原因:让他失去每年20几万的退休金、100万美元的交通经费、终生秘密警察保护,当然这几条可能不怎么重要,最重要的是2024年不再可能参加竞选吧。
 
总是有人愿意相信简单的谎言,而不是复杂的真相,当然更不愿自己亲力亲为去做点fact check之后再加点独立思考,导致在这些人中阴谋论和错误信息就像具有高度传染性的传染病一样,一旦感染,就很难治愈。就像感染上某种疾病后再打对应的疫苗常常不会起作用一样,我也知道在阴谋论站稳脚跟后,挑战阴谋论在很大程度上是毫无意义的,有人将某件事归因于一种阴谋论,他们就更有可能相信其他阴谋论,但我始终相信,真相比谎言会更经得起时间的考验。
话题:



0

推荐

心路独舞

心路独舞

765篇文章 1次访问 7天前更新

专栏作家,博士,任职于美国大学,《今日头条》千人万元项目签约作者,新浪2015年度教育影响力自媒体人。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