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心路独舞 > 狼又来了,饿狼来袭还是虚惊一场?

狼又来了,饿狼来袭还是虚惊一场?

狼又来了,饿狼来袭还是虚惊一场?心路独舞南非出现了一个新变种,这个变种极可能是目前已知的最厉害的疫苗逃逸变种(vaccine escape variant)。南非这个地方疫苗覆盖率本身就低,加上艾滋病人多,这个变种不是慢慢演化出来的,而是在短时间内积累了大量危险的突变,不仅在在南非快速传播,同时也传到了周边的一些国家。11月26日国际卫生组织(WHO)将B.1.1.529这个变异毒株列为「Variant of concern」(需要关注的变异),并正式命名为Omicron病株。消息一出,美国股市遭受重创,美英等十三个国家与地区纷纷宣布对南非等八个非洲国家限航,纽约州甚至宣布从12月3日起将进入「紧急状态」,并至少持续至明年1月15日。全球规模的限航断航重现,人们再度陷入恐慌。为什么这个变异毒株有这么大的威慑力?主要原因是Omicron刺突蛋白(spike protein)部分有超过30个变异点,全基因组则有大约50个变异位点(见下图),这么多的刺突蛋白变异无疑己超过了目前横扫地球村Delta 变异。

看图可以数一数Omicron有多少变种发生在RBD和NTD上面?RBD是病毒和ACE2受体结合的地方,NTD有大量中和抗体的结合位点,这两个地方的突变一般都不好,另外还有两个在Furin酶切位点上的突变,其中有一个已经知道明显增强了Delta的毒力,另外一个的目前还不清楚,所以不少人怀疑,这个毒株的传播性可能会更强,毒力可能会更大,从表面上来看,这个变种也的确是突然间取代了Delta而在南非迅速占据了主要地位的。当然值得注意的是,此前南非测序很少,发现Omicron变种后才开始在这里集中测序,加上南非Delta这波刚过,疫情正在低谷,新变种如果有一定逃逸能力的话很容易在数量上占优势,所以仅凭其突然占主流这一点,尚无法下结论说Omicron变种相对于Delta有更大的进化优势。所以,狼来过,狼肯定又来了,但是是饿狼来袭还是虚惊一场,目前尚不可断定,但是值得安慰的消息有以下几点:

一是目前来看Omicron有可能增加的只是传染性,而不是传染之后的致病性。前天南非医学协会主席Angelique Coetzee表示:尽管新毒株可能在南非已经存在两至三个月,但目前仅引发轻症,南非的医院并未因新毒株而加重负担,此外,暂未发现有接种过疫苗的人群感染。有人或许会说,那么给南非多输送一些疫苗会有效吧,可惜这里有个悖论,南非那地方成年人里面20%左右HIV阳性,疫苗对艾滋病人的作用一般都不太好。

另外一个值得安慰的信息是,目前疫苗和加强针看起来依旧有效,至少南非目前暂未发现有打过疫苗的人感染Omicron,还不说目前疫苗的创新速度是可以跟得上新冠病毒变异速度的。

还有一个好消息是,Merck和Pfizer的口服药物基本上不受刺突蛋白突变的影响,原因是它们在体内与细胞的作用方式不同,不像疫苗那样针对的是病毒的刺突蛋白,而是防止病毒繁殖,这使得新变体不太可能抵抗这类药丸。但这些药物目前尚在紧急批准阶段,从生产到推广是需要时间的,所以我们能做的就是在和新变种抢时间,只要能把Omicron的爆发多拖上几个月,危害就会小很多。

嗯,打加强针,继续戴口罩,尽量少出去浪,这是我们目前唯一能做的了。



推荐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