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心路独舞 > 翻出了一些布票、油票、肉票、豆腐票和粮本……

翻出了一些布票、油票、肉票、豆腐票和粮本……

那年夏天回国处理完了我妈的后事之后,剩下的两三天时间整理父母留下来的遗物,除了捡了几件有纪念意义的东西之外,带回来的还有一些当年我妈存下来没舍得用、后来没用了的布票、油票、肉票、豆腐票和粮本等,不是稀奇,就是作为对一个特殊时代缩影的一种珍藏。
 
年幼时的很多记忆其实已经模糊,但是我妈放在抽屉里的这沓存票我却一直都记得很清楚,尤其是后来实在存得太久了,存到我有点看不下去的程度,几次偷偷拿出来扔掉了,最后又被我妈从垃圾筐里给翻回来,一边放回去一边还说:「别,谁知道哪天会用得上呢……」
 
记得小时候我们楼还经常停水,每天只有若干小时会供水,但水压太低,滴滴答答半天能接上一点水,于是我爸就给水龙头接上一个橡皮管子,引到缸里桶里盆里等,大人每天的事情多,怕水满了溢出来,我就成了专门看着的人选,直到整个厨房地面到处都是各种各样大大小小的容器装满了水,我的任务才算完成了。
 
还记得那时停电也是常事,当时我父母对我姐姐谈的对象开始不是很满意,但是他手巧,业余时间给我们家做了一个电石灯,在我们邻里邻居是个稀罕东西,停电家里也有亮儿,父母很有面子,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加分项让我父母同意姐姐姐夫最后修成正果的,但那个电石灯肯定应该算成对我化学启蒙的开始吧。
 
童年时候发生的很多事情,原以为早已经是历史,已经完全翻页了,不想如今居然会有一些旧景重现。记得选修Business Principle课程的时候,那个老教授经常喜欢强调的一点就是Price Control = Scarcity,想想当年,看看现在,真的非常有道理,NY价格飞涨,终端的电价却被限制死了,这种亏本买卖拍拍脑袋都知道难以为继,唯一的办法是涨电价,但是通胀已攀得够高,再涨电价的话风险也实在有点太大了,不过我感觉最终也还是挡不住要走这条路,总不能天天摩擦发电才是。
 
原来我家住在山里的时候,给我们郡供水的公司服务那一片地区已经有十几个年头了。某月供水公司突然要涨价,提议的涨幅还挺大,好像是从每个月50-60美元涨到80-90美元的样子,给片区的居民都发了通知信,接下来就是典型的美国流程——市政厅听证,供水公司论述涨价的原因,居民各自叙述反对的理由,最后居民基本同意涨价在当时似乎是合理的,但涨幅不合理,于是提出折中,HOA(房主协会)也出面联系其他供水公司给出报价,以防和现用公司达不成协议,结果证实是多虑了。市场经济的好处就体现在竞争给用户带来的福祉。
 
嗯,有点扯远了。
 
最后说个暖心的,意大利有一位87岁老太太给警局打电话,说自己感到孤独、饥饿,结果警察来了……
Yay,这么帅的警察,我也要打电话了。



推荐 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