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心路独舞 > 我可能忘了过去,但我绝对没有忘记爱你

我可能忘了过去,但我绝对没有忘记爱你

丫丫联赛,本来一周都在路上辗转,但去匹兹堡的联赛因为曝光率低被丫丫的教练在最后一分钟给取消了,这样今晚(你早上好,我晚上好)才有时间坐下来念叨念叨。
 
前几天有几个人问我Mongolia的新发病例趋势,一直没空回答,下面是走势图。
 
 
还有人问我美国的数据不是回升了吗?答案是否定的,美国整体的新发病例数基本稳定,这是走势图。
 
 
这个看起来和流感发病率差不多了,尤其是和COVID有关的死亡病例中的高达99.5%都是没有接种的人,现在打疫苗这么容易,而且免费,选择不打可能或者不相信疫苗或者病毒面前视死如归吧,成年人可以愿赌服输,但愿这些父母能为孩子做一个正确的选择。
 
我居住的弗吉尼亚州是接种率比较高的,新发病例的走势一直下行。我们这次去打联赛的夏洛特,位于北卡,也是接种率高的州,去之前看了数据走势(见下),很令人放心。
 
 
本来要去的宾州也是这样的,走势见下。
 
 
辗转过人群聚集、极少人带口罩的篮球联赛,你就明白了:
 
美国基本恢复正常
 
美国基本恢复正常
 
美国基本恢复正常!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省得你错过了。有个别数据上扬的州,都是接种率低的地方,看在变种高传染性的特性上,打有效的疫苗是唯一的选择。我还想说的是,即使美国疫苗非常有效,但是和病毒共存是不可回避的未来,围追堵截已经没有用了。
 
这两天还有几个家长给我发私信,说孩子本来被录取了美国的学校,有些因为疫情有些因为特朗普的10043禁令被拒签没法来美国,在家上了一年网课,好不容易五月重新开放学生签证的申请和面试了,结果依旧被拒签,来美国读书的梦想基本破灭,独舞你说不是科学无国界、学术无国界吗?孩子们到美国是为了学习科学文化知识的,推动科学文化知识是全人类的责任,你说美国政府这样做是否属于留学「歧视」、阻碍正常的学术交流?
 
我沉思良久,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只简短地回了一句:我们今天受到的歧视和不公,不少都是我们的同胞曾经赚过的便宜,剩下的只有大家自己去联想好吧。
 
最后说个感人的。最近在CBS上看了一篇让人泪目的报道,皮特和丽萨(Peter and Lisa Marshall)是多年相爱的夫妻,结婚时曾举行过难忘的盛大婚礼,不幸的是三年前53岁的皮特患上阿兹海默症,他忘掉了很多事情,包括自己曾结过婚,甚至忘掉了丽萨是他的妻子,而认为她只是照顾他的医护员工中的一个。但奇迹尚存的是,尽管多数的人和事皮特都忘掉了,对爱的感觉似乎并没有完全消失,因为皮特突然之间又开始重新追求和约会丽萨,直到某天电视上出现婚礼的镜头时,皮特突然和丽萨说,「我们结婚吧!」丽萨假装接受了求婚,几个月后配合皮特重新举办了一场婚礼。
 
 
「我可能忘记了过去,但是没有忘记爱你」,也许Alzheimer可以夺走一个人的很多东西,但幸运的是,爱似乎更加强大,也许有一天爱最终也会在病人的记忆里彻底消失,但我坚信,爱一定是人在陷入混沌之前最后一个消失的东西,唯愿能弥留长久,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推荐 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