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心路独舞 > Stop Asian Hate,疫苗安全性,后疫苗时代

Stop Asian Hate,疫苗安全性,后疫苗时代

最新一期的《时代》周刊封面是这样的:
 
 
这次亚裔不再沉默,而是喊出了Stop Asian Hate的口号,这是波士顿集会抗议的场景:
 
 
加入的不仅只是亚裔,还有其他族裔的美国人:
 
 
本周末的亚特兰大还将有一场大型游行抗议,此前在亚特兰大的三起枪击案里造成8人死亡,其中6人为亚裔(2人华裔、4人韩裔),拜登总统昨天下令降半旗为亚特兰大受害者致哀,以此「表示对毫无人性的暴力事件的受害者的尊重」,拜登和哈里斯今天已赴亚特兰大会见亚裔社区的代表。
 
向仇恨亚裔(Asian Hate)的行为开炮,不仅仅体现在抗议的行动上,更开始占据舆论前沿,此前Stop Asian Hate的话题连续几天高居推特的trending(热门话题),一如既往的是娱乐界和体育界的人士在其中起着尤其显著的推动力量。很自豪的是丫丫接受了当地报纸的采访,谈起从Pandemic开始的一些人、尤其是当时身居高位的总统,不负责任地散布亚裔尤其是华裔应该为这场疫情负责的言论,学会换位从亚裔的角度上思考等问题,17岁的孩子显然对这个问题已经有了很深的认识。虽然她的外表属于如果自己不说出来别人不大容易看出她亚裔血统的那一类,但是这件事情最大的好处是她开始为自己的Asian heritage感到自豪。
 
有人问我怎么看这场Asian Hate。其实美国是一个多种族、多肤色、多宗教的国家,在这样的地方大家因为传统、文化、理念的冲突在所难免,因此提倡互相包容、互相理解、互相尊重就显得十分重要。当有人、尤其是有影响力的人借助某些不幸事件来构陷某个种族的时候,这个种族的地位就很危险,这也是为什么我不支持前任总统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一些人因为自己本身无力抗争的现实选择支持他,虽可以理解,但实际上是以牺牲在美国的华人(亚裔)利益为代价的,是在鼓励分裂,Pandemic以来针对亚裔的犯罪增加了一倍,前所未有大百分比的美国人对某国持敌对的态度,除了其他的因素之外,自上而下影响的原因难逃其咎。
 
再来说说疫苗的安全性。目前美国已经接种了1.2亿剂,其中完全接种(单剂或第二剂打过两周之后)的人数接近四千万,接种疫苗后的人死亡率是0.0018%,从这个数字看疫苗是非常安全的,尤其考虑到早期接种的除医护人员外主要是老年人和有基础疾病的中老年人,根据CDC的人口统计数据,2017到2019年之间人口死亡率为0.8到0.9%之间,2020年死亡人数是2,533,214,人口数字是330,619,870,死亡率是0.8%,和接种疫苗死亡率的对比来看应该对疫苗的安全性没什么怀疑了吧。
 
前些日子吵得很厉害停用的牛津疫苗,经过审查数据之后欧盟认为牛津疫苗与血栓无关,如今欧洲多国重启疫苗接种工作,我看了不少相关报道,有趣的是牛津疫苗打得最多的英国接种人口已超过1100万,而接种疫苗后出现血栓症状的病例仅有5例,也就是百万分之一,很显然,即使是副作用,牛津疫苗大规模防止新冠病毒传播、减少疫情死亡的好处远远超过极少数人接种后出现血栓的可能性的。值得一提的是,牛津疫苗在美国并没有通过紧急使用申请,美国政府曾经预定的疫苗因为无法在境内使用,目前给了加拿大和墨西哥邻国。我还想说的是,不管有什么值得怀疑的副作用,透明公开很重要,大家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也知道调查和数据,这样最后结论的公正性才有保证,才会让人有信心对吧,人又不是猪,吃饱了就行,蒙在鼓里的啥都不给知道是最可怕的。
 
我工作的学校大多数工作人员目前已经都打过疫苗,于是实验课、食堂什么的最近都开放了,上午一堂实验,虽然人数比过去减半学期课程内容不得不压缩,但是和学生一对一的机会多了起来,恍惚有了后疫苗时期的类正常感。中午是一年以来第一次去食堂打饭,做中餐的师傅看到我居然兴奋不已,也许人的幸福就在这简单的正常感里面吧。疫苗打得多了,检测也越来越普遍了,才发现其实阳性的人当中很多完全没有症状,这符合病毒发展变化的规律,加上疫苗越来越普及,也许新冠很快就会变成类感冒的东西了,彻底消灭不大可能,但没有重症、死亡率低,大家就会返回正常生活了。



推荐 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