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心路独舞 > 都是生病坚持上班惹的祸

都是生病坚持上班惹的祸

丫丫从学校带回来什么病毒,结果是她呼吸道症状在先然后全部转给了我,等人家生龙活虎回到篮球场了,我还是鼻涕一把眼泪一把的,连休了三天的病假,今天因为有时间敏感性的工作只好去上班了,怕传染别人我穿了件能遮住嘴的卫衣,这样咳嗽的时候就不必腾不出手的时候也得手忙脚乱用胳臂去捂嘴(在美国必须有的公德),还记得我在《那些到美国后彻底颠覆了的概念》中写的第一条吧:
 
带病坚持工作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行为
 
在国内媒体一边倒地宣传某人时,常用的形容词就是忘我工作到了“带病坚持”的程度。到了美国才发现,人是第一位的,生病就应该休息,带病坚持工作是对自己不负责任的表现,对自己都不能负责任的话怎么指望你对他人或工作负责任?再说你流感什么的还可能有传染性,到公众场所和工作单位不是诚心让其他人传染吗?在美国生了有传染可能的疾病以后,医生都会告诉你要呆在家里,需要自我隔离多久之后才能去公共场所,这是公共道德,是对社会负责任的表现。
 
 
其实今天我已经是感冒后期,除了有时会有突然袭来的一阵咳嗽难以控制之外,其他的症状明显减轻,即便如此,我还是掩住了办公室的门,只是没有关彻底,预示着我在,有事的话可以找我。我一边聚精会神地在电脑上往学校工资数据库里输数据,一边啜着咖啡,嘴里还含着止咳糖块,夜里咳得多一些头都咳痛了,白天有效的对症缓解很重要。就在我的注意力完全被工作吸引住的时候,门被敲响了,一个办公室和我隔着三个门的另外一个系的老师探进头来:「喂,你的咳嗽声非常distracting(分散我的注意力),我几乎无法工作下去,你可不可以回家里做你手头的事儿?」
 
我忍不住一愣,我的咳嗽其实并不是此起彼伏,只是偶尔几声,再说我们办公楼的隔音一贯很好,三个门平行之外的办公室都被打扰了,真的让我很惊讶,「真对不起,不过我必须在学校才能连线使用这个数据库,关系到全系学生和半时(part time)员工按时拿到工资的事情,我做完这个就回家做其他可以在家里做的好吗?」
 
看到她的脸上明显有些不悦,我又想了想说「这样吧,我们系有会议室在三楼,我带手提到那里去做,和你隔三层楼应该没有影响了吧。」
 
来到三楼,我越想越觉得奇怪,突然灵机一动,距我办公室另一个方向隔三个门的是我们系的一个老师,平时大家挺熟的,我拨了他的电话,「你上午听得到我的咳嗽吗?是不是很打扰你?」他觉得很莫名其妙,「没有啊」。隔两个门的老师也是否定的回答,等我问到隔壁的她们系的那位男士的时候,我的疑惑终于有了谜底,「独舞你别在意,她就是那样的人,对声音特别敏感,抱怨过楼道里的每个办公室里的人,谁家带孩子来上班太吵了,谁在办公室一边听音乐一边工作了,谁在办公室谈话声音太大了,谁聊天干扰她了,很奇怪你以前没有遇到过,别往心里去就好。」
 
我释然,「办公楼是公共空间,那么多人反被她打扰,难道没有意见吗?」
 
他说:「有啊,我们系里办公室曾经挨着她的人实在忍不住还换了办公楼层呢,不少人建议单独将她放在某个角落隔音比较好的地方,但她不去啊,我们也没办法。这事儿弄久了,大家也不在乎了,她抱怨就抱怨,我们该干啥干啥,想不到弄到你们系平时安静的你的身上了,别多想就是」。
 
既然不是我的错,这件事情我就放下了,于是安心做完后回到办公室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回家,中间回了几个邮件耽搁了十来分钟,不想她踏踏地踩着高跟鞋又走过来敲门了,「你不是说弄完回家做么?怎么又回办公室了?」
 
这回我有些不愠了,但是口气依然平缓,「我已经尽量在不打扰你,而听不得别人任何声音的你也可以戴上耳塞啊,这样既不互相干扰,也能好好上班赶进度,感冒后期咳嗽袭来我控制不住,但不穿高跟鞋在楼道里来回踢踢踏踏的你还是可以自己控制的,我不抗议你每天的高跟鞋声,你也可以想法容忍一下我偶尔的咳嗽,这样不好吗?」
 
她一惊,突然不知怎么回答,然后缓慢地转身,离开……
 
唉,一贯与人为善的我啊,都是带病上班惹的祸。
推荐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