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心路独舞 > 生命悠长 有些路孩子只能一个人走

生命悠长 有些路孩子只能一个人走

最近我不断收到一些新留学生家长的留言,有读研究生的,有读本科的,也有俗称的小留出来读高中甚至美国中学八年级的,多数留言其实都围绕着一个意思,就是孩子开始留学以后普遍很忙,睡眠经常只有四五个小时,压力显得很大,作为留守的家长觉得非常素手无策,不知道怎么才能帮得上忙。
 
多数情况下我的建议是:帮不上任何忙,这些路孩子只有自己去走,这些挣扎孩子只有自己经历,语言、文化、思维等的转变必须自己来完成,家长能不添乱就好,所有能做的就是经济上尽量让孩子宽裕一点,这样生活上的事情可以外包的尽量外包(吃外卖或食堂、衣服送出去洗等),如果再方便的话去看看孩子,陪伴一下或帮助解决一下后勤等。
 
其实不只是远隔万里的留学孩子,就是在身边的青春期(teenager)孩子,很多的时候家长能够做的也是非常有限的,譬如今天我就看到一个妈妈发布的留言(见下截屏),感慨很深,因为从中我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因此特别翻译到这里和大家分享。
 
 
From:Guilty Chocoholic Mama(有罪恶感的巧克力成瘾症妈妈)
 
昨晚我睡在我teenager(指13-19岁之间叛逆期)女儿卧室的地板上。
 
不是陪睡爬梯,而是全部我能做的。
 
她早早上床,像她可以这样选择的晚上那样,尽管这样的时候并不多。我也很早上床,但是10点钟的时候被几乎从来没有出过错的「妈妈雷达」惊醒。
 
很显然,灯光和抽泣的声音从她的房间传来,我走过去发现她坐在床上,某个课程布置阅读的书籍摊在她的膝盖,泪水划下脸庞。
 
她在哭,她因为睡不着觉而不高兴,她睡不着是因为她太疲劳了,因此太担心应该去睡觉反而更睡不着,而且她青春期「熬到半夜然后10点起床」的身体生物钟信号也帮着起反作用。
 
我完全帮不上忙,她吃下过一些感冒药,所以我不能给她再多助睡眠的东西,她了解所有的心理游戏和放松技巧,她也试了其他助眠的东西,所以我能帮的只有提供我的存在,我在她铺了地毯的地面给自己收拾了一个睡觉的地方,告诉她我会睡在那里也许没准儿能想出什么其他办法,然后,我们都睡着了。
 
这是孩子长大以后的现实:他们年岁越大,对他们需要的安慰我们能给解决的就越少。他们没有朋友,我们无法像小时候那样安排playdates(玩约);他们不会做作业,我们经常发现我们所知有限很难帮上忙(谢天谢地我目前还能帮得上,独舞注);有人伤了他们的心,我们无法也不应该去说服别人回来重新爱我们的孩子;他们没有得到一份工作或者被选入队,我们不能去哀求老板或者教练收下我们的孩子。他们的挣扎是内心的,我们无法帮他们裹上一个创可贴、再加一个吻让他们感觉变好。
 
所以我们能做的只有呆在近处,随时贡献我们自己,我们的手机一直开着充满电,以防他们想要或者需要发短信;如果他们伤了心,我们会时刻准备着深更半夜开车出去买薯条和奶昔;我们会在周末开车到学校把他们接回来只因为他们想在自己的床上睡一晚上,而我们则会醒着以防他们想跟我们聊天。我们出席他们的比赛、演出和庆典,尽管他们自己可能开车先去、在我们离开后继续留在那里、哪怕就是我们在那里的时候也无暇注意到我们的存在;我们会在晚上十点给他们煎煎饼,或在车里留一个冰袋中装的三明治,这样他们在放学之后到课后活动开始之间的时间可以吃。
 
我们无法解决他们的问题,我们无法替他们工作,我们没法帮助他们的社交生活,我们更无法弥补他们的失望,但我们让我们正在长大了的孩子们知道,在所有的这些不美满的事情当中,他们并不是独自面对,我们也在担心着、哭泣着、希望着并与他们一起激励着,我们在等待着我们能帮助抚平创伤的机会,我们等待着随时出现在电话里、在看台上、在车里,当然也包括有时睡在地板上。
 
——————————
 
读完这个,我眼眶湿润了,做一个合格的家长不易,做一个teenager的家长最难,尤其是美国高中课程繁重,越是成绩好的孩子课程难度越高(荣誉或AP课程),简直压力山大,而且想进好大学的话还要参加社区活动、体育比赛等等,就更多需要文中家长叙述的那种「贡献自己存在」的时候,有时对要工作、养家、写文章的我真觉得在时间精力上难以周转,但这所有的挣扎都不如我们做家长成功之后的成果更让我们矛盾,那就是他们长大成人之后的渐行渐远,就像龙应台在《目送》中那句话说的那样:「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
 
嗯,今天突然有点伤感。
推荐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