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心路独舞 > 很令人沮丧是吧 善原来真的是很难改变恶的

很令人沮丧是吧 善原来真的是很难改变恶的

几年前看过著名作家王朔曾写过的一篇文章,主旨在讲“中国人来到美国生活连坏人都变得老实了”的文章,其中他特别提到,“我觉得中国人到了美国之后都变好了,变得都守法了,我认识几个在国内都是坏人的人到美国生活之后都变得非常老实。我才一到美国,朋友就告诉我:你可千万别犯法,你在美国犯法算是倒了大霉了,会记你一辈子,到哪儿都跑不了”。
 
当时看后很以为意,尤其环顾周围,认识的华人几乎全部自然而然入乡随俗,主动遵守美国当地的法律和规则,成为美国社会的模范公民。然而最近的一段时间,我却对这个结论产生了怀疑,尤其看到以下的几个报道之后。
 
一是,近日2名在美国新罕布什尔大学就读的大陆学生因涉嫌使用被盗信用卡支付学费和其它费用而面临重罪指控。这两个学生不仅盗用他人的信用卡支付自己的大学学费、汽车保险、租金和其它费用,而且还向其他的学生兜售以折扣价用信用卡帮他们支付学费来套现,目前,这两名学生均被指控犯有信用卡欺诈的A级重罪,其中的一人被控犯有9项欺诈罪,另一人被指控犯有1项重罪和1项企图欺诈罪,目前已保释等待审判。看后我真的不明白,在美国,盗用别人信用卡不仅很容易被抓到,而且属于严厉打击的犯罪,定罪后的判决很重,如此的法治环境都无法抑制这种恶行,我真的有点无语了。
 
下面这事儿这一两年更是在美加报道很多。有那么一小部分的中国留学生,在完成学业之后准备回中国并且不再回北美了,于是就用信用卡大量买入高价格物品,再以超低价卖出套取现金,还有的人从信用卡上按不同时段小额取钱,短期内聚集一笔钱,之后便买单程机票飞回中国,不还卡债,一走了之。曾有一名来自广州的郑同学介绍过自己的经历,当时他准备买一台手提电脑,经朋友介绍来到温哥华的一间高层公寓中,屋内除了一张双人床外,其余都是各类全新商品,包括大屏幕电视、微波炉、电脑、相机、名牌钱包及香水等,屋主是个约20岁的中国男子,直接向郑同学介绍说自己正准备结束留学生生涯返回中国,必须马上甩掉这些新买的产品,这名华裔男子甚至大言不惭的表示,自己就是想用掉信用卡额度套现,回国后就不来了,也不会担心会影响贷款信誉什么的。而他不知道的是,这样做其实真的很危险,信用卡公司的欠债档案全球共享,持卡者的信息可被跨境追踪,即使是“逃”到了中国或者其他国家去,信用卡公司仍可以雇佣专门公司进行追讨,如果牵涉的数目过大,司法部门一定会介入,因为这属于商业诈骗行为。
 
如果上面这种打算离开一去不复返的行恶,某种程度上还可理解的话,下面这种已经移民的人作恶,就让人有点匪夷所思了。日前,纽约市调查局与曼哈顿地方检察官逮捕了八名涉嫌伪造纽约市财政局发放的特权停车证嫌犯,其中包括一名现年47岁,家住皇后区新鲜草原(Fresh Meadows)的华裔女子林姓女子,她涉嫌使用假的特权停车证来规避支付停车费用,伪造的停车证包括残障人士、市法律部门(CityLaw Department)、纽约血液中心(New York Blood Center)与美国邮政服务(United States Postal Service)等,因此被控一级不实文件提供罪(Offeringa False Instrument for Filing),属E级重罪,一经定罪可能被处以最高四年的监禁。纽约停车费高不假,但是伪造特许停车证在美国涉嫌欺诈的代价更昂贵,我就不明白了,美国这么严格的法治社会都无法约束贪小便宜的习惯和恶行,可见扬善除恶是多么艰难的一件事情。
 
纵观世界,其实许多现代文明的死对头都曾被西方文明福荫过,金正恩曾在瑞士求学,卡扎菲曾在英国军事学院接受培训,阿萨德曾在英国医学院留学……让人不解的是,法制和文明在这些独裁者几乎没有留下什么痕迹,让人忍不住叹息:善真的无力改变恶,而恶却能很快就泯没善,在善恶的永恒博弈中逃不过的始终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所以出国留学或移民国外,或许能够改变一个人的生活,却不一定能够改变一个人的性格,修养和思想,这是不是很让人沮丧的一种现实?扬善抑恶如此任重道远,嗯,我忍不住有点抑郁了。
 
推荐 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