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心路独舞 > 如果不能让恶从善如流 是否至少可以自律一点点?

如果不能让恶从善如流 是否至少可以自律一点点?

这两天,多家美国媒体纷纷援引迈阿密海滩警察局的消息称,当地时间15日有一名41岁的中国籍女性卢亚群(Yaqun Lu,音译),因涉嫌非法在海滩上用木棍“猛戳”濒危海龟的窝、并“赤脚重踩”海龟保护区域在佛罗里达迈阿密被捕。由于濒临灭绝,当地政府部门特意用木桩和黄色胶带将海滩上的海龟窝保护起来,并贴上了“请勿打扰海龟窝”的黄色标志牌(见下图)。
根据美国《濒危物种法》以及佛罗里达州法规规定,“伤害或骚扰”海龟窝和和幼龟是非法的。目前,卢被拘留在特纳吉尔福德骑士惩教中心(Turner Guilford Knight Correctional Centre),面临“销售、干扰、骚扰海龟或海龟蛋”的重罪指控。迈阿密海滩警方表示,已告知中国驻休斯顿领事馆此事。
 
罪名很直接,证据也很确凿,因为执法人员收到举报后到达事发海滩时,将正在现场戳海龟窝、并在保护禁区踩来踩去的卢抓个正着,我看了看收监时卢的照片(见下),有一种很诡异的感觉,有谁都进局子了还笑得自我感觉非常良好的样子,是喝醉了还是嗑药嗑高了,反正吓了我一大跳的感觉。
 
 
不管是喝高了还是嗑high了,还是有病,或者为了出名当网红都不择手段了,也可能觉得弄死几只美国龟儿子在这个大环境下很有民族英雄的感觉,或者就是以为跟踩死几只蚂蚁蛐蛐差不多没觉得自己犯罪了,这事儿干得都有点莫名其妙,不对是肯定的,违法也毫无悬念。在美国看见警察的黄胶带人的本能应该是躲开,而不是钻进去东戳戳西踩踩,如今被抓了上了各家的主流新闻真的不好看,难怪海外华人网络上不少人抱怨都是“这种人把中国人整体形象都拉低了”,这种抱怨也有道理,没说错啊,我们的确应该像爱惜自己羽毛一样爱惜自己的名声,尤其名声在外却并不是那么好听的背景下。
 
但是我对那些植根于人性深处的恶确实有些低估了,就在我们试图让恶从善如流的时候,我听到了一些另样的声音,自我开脱的人说,“可能她不懂英文,走进去后对乌龟巢好奇而已没有恶意”;强词夺理的人说,“感觉美就是趁机妖魔化中国人,任何不文明行为都会被无限放大,上升到中国人都没素质”。
 
想起几年前看过一档节目,好像叫《Passionate Eyes》,其中一期讲的是非洲国家肯尼亚大象惨遭非法杀戮及国际非法象牙买卖的调查,镜头中无助的大象惨遭杀戮的血淋林镜头让人触目惊心,而惊魂未定的小象恐惧的眼神令人心碎,更令人心情沉重的是:在肯尼亚机场被抓获的非法象牙走私客,绝大多数是中国人。的确,对人性的恶我有一种发自心底的悲哀,从无助的海龟蛋到任由宰割的大象,还有贩卖毒品药品、校园枪击(刀砍)、贪污腐败、利益至上、丛林法则等等,人类文明在这些根深蒂固的恶的面前,显得一筹莫展束手无策,从恶如崩说的就是这个意思吧。
 
我就想,如果做不到从善如流,可不可以,至少自律一点点,哪怕只是一点点?因为对一个人来说,这可能只是一小步,而对一个民族乃至整个人类来说却是一大步,真的,没人看你富了就想挤兑你,可能你自己确实有点儿问题而已。
 



推荐 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