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心路独舞 > 放下丛林法则,还是说说解决社会不公可能的个人努力吧

放下丛林法则,还是说说解决社会不公可能的个人努力吧

There is only one heroism in the world: to see the world as it is, and to love it.(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那就是看清世界真相之后依然继续爱它)——罗曼·罗兰
前两天我写了一篇题为《有图有数据:美国人花多少收入在食品上,其他国家呢?》,里面主要谈了食品支出占收入百分比的问题,有些人留言说这是恩格尔指数,也有人说这是基尼系数,其实都不是。
 
恩格尔系数(Engel's Coefficient)是食品支出总额占个人消费支出(不是我文章中谈的食品支出占收入的百分比)总额的比重,19世纪德国统计学家恩格尔根据统计资料对消费结构的变化得出一个规律:一个家庭收入越少,家庭收入中(或总支出中)用来购买食物的支出所占的比例就越大,随着家庭收入的增加,家庭收入中(或总支出中)用来购买食物的支出比例则会下降。而基尼系数(Gini coefficient)是用于衡量收入分配公平程度的一个指标,在0和1之间,1表示国民之间的收入分配绝对不平均(即该年所有收入都集中在一个人手里,其余的国民没有收入),0则表示居民之间的该年收入分配绝对平均,即人与人之间收入绝对平等。
 
虽然食品占收入百分比、恩格尔指数和基尼指数之间有所差异,但是都在某种程度上体现和衡量了社会不公的问题,而社会不公绝对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好消息是全球范围内国与国之间的贫富悬殊正在缩小,而坏消息却是不同国家内部的贫富悬殊却在不断加剧,不过值得指出的是,贫富差距绝不是自然规律,不仅通过政治及经济手段可以解决这种不均衡状况,作为公民的个人努力更是不可缺少的。
 
最近我就看到了这样的一份个人努力。
 
今年61岁的格雷戈(Greg Dunston)和53岁的玛丽(Marie Mckinzie)在加州奥克兰街头流浪已经十年了,白天两人推着装满家当的购物车四处找吃喝,晚上找个地方譬如门洞睡觉,格雷戈的背有些驼,玛丽则腿脚不便,这种流浪的生活随着年龄的增高变得越来越困难,尤其是在天气不好的时候。当地报纸采访两人的报道恰巧被一个房地产开发商特雷斯(Terrence McGrath)看到了,于是通过记者安排了一次会面,原因是他在加州有名的富人区皮埃蒙特(Piedmont)有一栋房子,建筑面积4500平方英尺(418平方米),价值400万美元,这房子有一个单独分开出入的姻亲单元(in-law suite),除卧室外还带有自己厨房和卫生间,特雷斯的两个女儿已上大学,不常回来住,于是他主动邀请这两名无家可归者到自己家里来住,彼时正是二月湾区连绵不断难熬的阴雨季。
 
皮埃蒙特是一个中等收入家庭都买不起房子的地方,看到明显是一对流浪汉在进出这座豪宅,一些居民立刻警惕了,打电话给警察局,但是房子的主人早给警方写过邮件,告诉局长他收留了两名无家可归者,他把这件事看作是他个人对解决社会不公所做的努力,而且这个做法逐渐得到了豪宅社区邻居们的理解和支持,有人看见他们等公共汽车时会让他们搭个顺风车,显然,特雷斯对社会不公做出的个人努力开始有了群体效应。
 
罗曼·罗兰有句名言,There is only one heroism in the world: to see the world as it is, and to love it,直译过来是,这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那就是看清世界真相之后依然继续爱它。联合国在2006年的文档《公正开放世界中的社会正义:联合国的作用》指出,“社会公正可以被广泛地理解为,公平并富同情心地分布经济增长的果实……”特雷斯显然是这样做的。在美国我学到的最重要的一件事情是,对任何事都要有自己的立场,并尽量做出个人努力,而不是完全寄托管理者,指望着权力阶层的行动,这便是罗曼·罗兰所谓英雄主义的精髓吧,认识到不公平,但仍保持对生活的热爱和希望,并力求改变,而不是导向丛林法则,进入所谓的“利益博弈”,毕竟公平正义才是人心所向、文明所向而已。
 
嗯,今天我也做了一份个人努力……
 
推荐 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