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心路独舞 > 从孕妇携自闭症儿子自杀所想到的

从孕妇携自闭症儿子自杀所想到的

一个做教育的好友今早给我发来这个前几天我就看过的新闻,说的是广州南沙市一名32岁的怀孕妈妈携7岁的自闭症儿子杨杨(化名)一起自杀的悲剧,其中牵扯出很多背后的东西,有养育自闭儿童的艰难,有家庭内部的压力和周围的不理解,也有同学的欺凌和同学家长的不依不挠等等,我的这个好友很唏嘘,尤其是是新闻后面很多的评论,让人觉得在丛林法则盛行的地方弱势群体真的没有活路,我突然觉得应该写下一点什么。

好久以前,曾有个自闭症孩子的母亲在一篇教育有关的文章后面反复给我留言,言辞十分激烈,说是包括我在内的很多人对自闭儿童有误解,她认为自闭儿童是没有暴力倾向的,我应该向他们道歉。其实,我非常理解一个养育自闭儿童母亲的焦虑和艰难,但不幸的现实是,有些自闭儿童是有暴力倾向的,前面提到的杨杨表现出来的就是自闭儿童的一些典型症状:多动、认知和互动障碍等,严格来讲,自闭症是一种神经系统失调导致的发育障碍,表现为不正常的社交能力、沟通能力、兴趣和行为模式,症状包括多动、注意力分散、发脾气、攻击、自伤等。不过这个案例中的杨杨的病情是属于比较轻的,经过介入治疗也有所改善,如果能进入适合他病情的特殊学校继续学习的话,他最终应该有可能又个接近或者比较正常生活的,可惜的是已经没有如果。

现实中不少的自闭患者案例其实比这严重得多,还记得美国康涅尼格州兰新城使用枪击造成26人死亡的亚当(Adam Lanza)吧,他就是一个严重的自闭症患者。无独有偶的是,康州悲剧过后,爱荷华州的一位患同等严重程度疾患儿子的母亲莉莎·朗(Liza Long)在《赫芬顿邮报》上以“我是亚当.兰扎的母亲”('I Am Adam Lanza's Mother')为题介绍了她的焦虑、艰难和恐惧,尤其是照顾具有无法预知特征的精神残疾儿童的困难。她这样写道,“我爱我的儿子,但他让我惊恐”,因为儿子有时非常乖顺,是个很可爱的孩子,但是他会经常陷入大怒,并疯狂地骂人甚至使用暴力,某次她告诉儿子到图书馆还书的时候,他顿时发作,威胁要先杀掉母亲,然后杀了自己。家里还有7岁和9岁的弟弟妹妹们,每当遇到这样的时候他们就会按照妈妈定立的安全计划,跑到汽车里,锁上了车门,而妈妈自己则把房子里所有的刀具及尖锐的物品都藏起来,并把所有有危险性的工具都放在一个盒子里,随身携带……和不少自闭儿童一样,儿子的智商很高,喜欢希腊神话和物理课,但由于他无法控制的爆发,不得不接受精神药物治疗,并在一家精神病医院观察,由此造成的压力显然拖垮了这家人,夫妻已经分居。

很显然,这些无法自我控制的精神病儿童和不堪重负的父母、尤其是母亲同样都需要帮助,专业的治疗机构和对症的特殊学校不仅可以帮助一些像杨杨这样的轻微病症的孩子重返正常社会,也能帮助那些重症病人的症状得到控制,从而减小可能危害,可惜的是,我们这样机构和学校有是有,尤其在一线城市,但是供不应求,社会的总体重视程度非常不够。记得我有一个同学,儿子生下来轻微自闭,也早期干预了,效果不错,但学龄时想进入正常学校学习遭遇到了各种问题和困难,后来这名同学带着全家移民到了新西兰,孩子先进特殊学校,语言和行为能力赶上来后进入正常学校,现在已经像正常人一样生活,让我真忍不住感叹,对弱势群体的关怀程度其实真能体现了一个社会的文明程度。

老实讲,我们目前的社会队弱势群体的关怀是很不够的,分给的资源非常少,而且很多时候是不仅不关怀,甚至是赤裸裸的歧视,有个海外网友讲了自己亲身经历的事情,邻居家有个姐姐是个傻子,结果村里所有小孩都欺负她,扔石头,打骂,后来有一天不小心掉井里淹死,家人反应是松了口气,对残疾人尤其是精神残疾人的歧视简直都不遮掩的,很令人唏嘘。

自闭症是一种神经系统发育障碍的疾病,目前对它发病原因并不是很清楚,根据亚特兰大美国疾病控制中心CDC(Centersfor Disease Control )的最近统计,世界上大约有1%左右的少儿有自闭症,其中男孩远多于女孩。目前在世界范围内,对于自闭症的相关研究和诊断的关注程度已越来越高,联合国还规定了每年的4月2日是“世界自闭症日”。

推荐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