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心路独舞 > 拿人类当小白鼠用的人,和希特勒有什么两样?

拿人类当小白鼠用的人,和希特勒有什么两样?

一天堵心,真的不吐不快。

相信不少人都听说过这件事,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生物学家詹妮弗·杜德娜博士(Jennifer Doudna)这位基因组编辑工具“CRISPR/Cas9”的发现者,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多次谈到她在发现这一技术后做的恶梦,在梦中某天她接到一个邀请,一位“重要人物”想和她谈谈这一技术,她欣然赴约,忽然发现想要了解这项神奇技术的正是阿道夫·希特勒。

而这一噩梦居然就在现实中换了一种形式成真,只不过发生在中国,“作恶”的人不是希特勒,而是深圳南方科技大学副教授、瀚海基因董事长贺建奎,就在2017年他还曾撰文解释为什么基因剪辑不能用于人类,说明他知道这是底线,而几乎在同时他已经在厚颜无耻地筹划实施这个基因剪辑婴儿的项目,不仅彻底击穿人类道德伦理的底线,而且触犯了法律,这便是法律上说的intentional(故意的动机)的证据吧。

我之所以这么愤怒,主要原因是:

没必要。因为这对夫妻丈夫HIV阳性,妻子根本不携带病毒,是完全可以生出健康的婴儿的,哪怕是妻子也携带病毒,现在母婴阻断技术已经非常发达,只要保证胚胎是正常的,也能设计生产方式来避免母婴传染,生出健康婴儿的几率超过95%。

没技术难度。尽管新闻开始出来的时候,媒体用了“世界首创”一类的字眼,但基因剪辑并不是什么新技术,也没有特别高的技术难度,所谓的“世界首创”,不过是第一例Crispr/Cas9技术的人体实验而已,说白了就是第一次用人来替代小白鼠用在基因剪辑实验上,贺自己鼓吹的“脱颖而出、开创性研究、超越诺贝尔奖”一类的不过是狂人说梦而已。

没底线。这两个小婴儿的胚胎本来完全正常,没有任何遗传病变,也没有HIV感染,她们不需要任何基因编辑就能正常孕育,长成正常孩子的。而现在,她们的一生都将被那段被编辑过的基因所投下的阴影笼罩,没有任何人能保证这段基因将来会不会出问题,而且她们一生都将成为人类的研究对象。更恐怖的是,这一对双胞胎并不是贺的唯一试验品,他在YouTube发布的英文宣传录像中说,实验涉及七对异性夫妻,都是男性HIV感染,女性阴性,共产生了22个受精卵,16个成功剪辑,11个植入母体,只有一个最终怀孕诞生一对双胞胎女孩儿,我真的怀疑,这么庞大的实验群没有庞大的背后支持他是怎么做到的?

高风险。基因剪辑最容出现的问题就是脱靶,后果不堪设想,而这项基因编辑技术究竟会给人体带来怎样的副作用,目前完全是未知数,而且一旦在胚胎做了就会影响人的一辈子,进入人类基因池,影响甚至波及未来几代人,如果有什么问题的话后果就不可控了。

不负责。最新爆出的基因编辑婴儿同意书上指出,婴儿一旦感染艾滋和脱靶的话均不负责,在知情同意书中的第三章提到实验会有脱靶等风险,也提到了有不同检测手段可以最大程度地减少造成重大伤害的可能。但项目组不承担脱靶带来的风险,因为这“超出了现有医学科学和技术的风险后果”。另外还提到,由于男性志愿者呈HIV阳性,所以不能完全排除人工授精手术期间HIV病毒感染母亲或婴儿的风险,因此项目组对此不负责。

虽然目前基因编辑双胞胎的出生声明尚未通过科学同行评审来验证,但如果这件事情是真的话,那么我很想知道它是怎么通过伦理道德评审的,是什么样的力量驱使他打破全球共识把一项完全没有经过风险评估的技术直接用到人类身上,在中国给动物植物做基因剪辑(俗称的转基因)尚且遭遇巨大的阻力,为什么可以这么轻易地直接用到人类身上?

人都成了小白鼠了,你还能有什么不敢做的?

最后我想重复我昨天说过的话,那就是这件事对于整个中国生物医学研究领域在全球的声誉和发展都是巨大的打击,从此谁也不愿相信中国生物界的道德操守,因为从这件事情上看出规则无用,什么都敢做,这对中国绝大多数勤勤恳恳科研创新又坚守科学家道德底线的学者们是极为不公平的,而且以后被人怎么编排都难说是歧视,因为把柄自备。结束前再加句题外的,我听了贺对美联社的录音,在美国读了博士做了博士后的贺教授,你能不能把英语说的得稍微流利一点,而且把个简单的词girl的发音弄准了?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