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心路独舞 > 退出战略,从最近的一些事情所想到的

退出战略,从最近的一些事情所想到的

丫丫上高中了,将来学什么专业的考虑开始提上日程。小时候数学好的缘故,她偶尔曾提过将来要学计算机、精算等专业,但是自从她小小的年纪就陪伴着爸爸走过诊断、治疗到最后无奈放弃的艰难历程之后,她的愿望就变得很清晰,那就是学医。

我并不反对她学医,作为妈妈我只是有些担心。一是在美国学医很辛苦,耗时很长,因为美国本科没有医学专业,学医要在完成四年本科成绩优秀的基础上才能申请算是研究生院的医学院,之后读书、一步步考执照、还要match(匹配,这是很难的一件事情)得上实习、做辛苦的住院医等等之后才能执业,从高中毕业算至少需要10年左右的时间吧。二是进入医学院很难,本科四年不仅要学好本专业还要选修进医学院之前必修的课程,而且成绩要绝对地优秀,GPA 3.6(4满分)以下基本上就没有可能了,虽然丫丫现在成绩优异,但谁也无法预料将来,一旦卯足了劲儿学医最后成绩不够上医学院的怎么办?尤其在为了研究生阶段学医、本科很可能要选择将来不好就业的生物、生物化学和神经科学一类专业的背景下。

于是,我和丫丫说,在决定学医的同时,我们需要一个Exit Strategy(退出战略,作者译)。

“将来学医很辛苦怎么办,会不会打退堂鼓”,我问丫丫。

“这个我考虑过了,现在上私校读书已经很辛苦,作业巨多,压力很大,还不说从5岁到现在练球、打比赛见识过各种比较困难的局面,我觉得坚持两个字已经深入骨髓,学医辛苦应该不是问题。”

“那么,如果,仅仅是如果,你的大学成绩最终不够申请医学院的标准怎么办?”我甩出了这个比较难开口的问题。

像是早已经深思熟虑过这个问题似的,14岁的丫丫并没有迟疑马上回答我说,“如果成绩差的不多的话,我可以考虑进入一个医学相关的硕士项目把这个阶段GPA提上来之后再申请医学院,我还可以退一步考虑PA(Physician Assistant,医师助理)项目或者进入医学院获取博士学位(Ph.D. of Medicine,做医学科研)而不是考取MD(Medical Doctor,临床),这样我的愿望还是可以实现”。

我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很不错的退出战略,由14岁的孩子想出来,我真的到了该承认青出于蓝胜于蓝的时候了。丫丫很小的时候,我和丫爸带她旅游的时候曾经玩过一个叫做“退出战略”的游戏,游戏里一共有十个各种主题的房间,每个房间有着不同的难度和年龄等限制,家人、朋友或者同事可以选择一个房间,一起去发现线索、解决谜团、最终在一个小时之内逃出房间,很少的人能够成功逃出,因为这不仅需要敏锐的解决问题能力,更需要的是团队相互交流和协作精神,每发现一个线索,就离在时间到达之前逃出房间的这个最终目标更接近一步,成功的话可以在Exit Strategy荣誉墙上赢得一席之地,失败了也能鼓起继续尝试的勇气。我们当时就没能成功逃出,但丫丫后来和我讲,这个经历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也让她在做很多事情的时候先把退出战略考虑好。

退出战略(exit strategy )是退出现有局面的一种战略方式,通常是在达到目标后、抑或现有形势比当初预料或计划的有了巨大的不同、或为了避免即将到来或可能出现的巨大失败所采取的战略措施。往最差的角度上讲,退出战略可以保住脸面,往最好的可能推断,退出战略可以避免之前注定失败的损失。

小到前面提到的丫丫的个人规划,大到国家层面,退出战略在很多领域中都是必备的战略准备。在战争中,退出战略是为了将人员和财产(blood and treasure)损失降到最低,军事英语中这个词最早被用在越南战争,对五角大楼军事战略的批评是没有“退出战略”,后来的克林顿总统、小布什和奥巴马也是因为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中缺乏清晰的“退出战略“而被批评家们广泛诟病。在商业决策中,“退出战略”是公司在被其他公司或投资人买断之后拥有权的过渡策略,同样,进入破产清算也是一种退出战略,有些时候,引入战略或金融伙伴也算一种退出战略,或者至少算“部分退出的战略”以保证生意的延续或继续生存下去。另外,退出战略也是在终止重要的合同或者合作伙伴的时候必须有的。在国家层面上,退出策略应该作为现有政策终止时候的补充,以证实终止现有政策是可能的,譬如欧洲国家在加入欧盟的时候就应该有一个从欧盟可能的“退出战略”等,由此,我忍不住想到了最近的系列外交风波,个人事件上升到了国家层面,外交抗议要求道歉后反被个人的猪队友拖腿,结果别人死活不道歉还进一步升级反讽,于是继续升级外交抗议,人家干脆不理了,然后我们就没有然后了,我忍不住想,从北欧到大不列颠,我们在进入每一风波的时候是否缺了一点“退出战略”呢?哦……又抑或这本身就是一个Exit Strategy,那么这Exit的究竟是什么,算我什么也没说。

推荐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