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心路独舞 > 瑞典事件的另一面

瑞典事件的另一面

这两天,有关“中国游客被瑞典警方扔坟场、外交部交涉”的一条消息在网友中间引发了很多热议,当事人叙述、经过环球时报曝光的这个事件的脉络是这样的:
 
9月2日,曾先生及其父母满怀期待地赴瑞典旅游,一行三人当天凌晨抵达斯德哥尔摩市区的一家旅店准备住宿。但预订的房间需当天白天才能入住,考虑到父母身体不好、瑞典夜里较寒冷,曾先生请求旅店让他们付费在大厅椅子上休息一段时间。然而,旅店不但粗暴地让他们“立刻滚出去”,还叫来警察。据曾先生讲述,他向警方说明父母身体情况并出示服用的药品,还表示自己可以离开,希望父母能够暂时休息。没想到警方不但不予理睬,反而强行将曾先生父亲从座位上拉倒,拖出酒店,扔在地上。患有心脑血管疾病的曾先生父亲当场发病,意识模糊并开始抽搐。当地警方旁观这一情景,仍未给予任何人道帮助,反而叫来两辆荷枪实弹的警察车辆,将他们强行带上警车,最后在一个的黑暗路口将他们放下,曾先生用手机定位才发现,这里竟是斯德哥尔摩市区几十公里以外的一座坟场。
 
不过对这件事,瑞典酒店和警方却有另外的一种说法。瑞典酒店的常规是当天下午才能入住(check in)的,这一行人是凌晨01:43抵达斯德歌尔摩的Generator Hostel旅店的,他们要求在大厅休息一直等到下午checkin,酒店拒绝,这家人继续高声力争,并坚决拒绝离开,考虑是后半夜怕影响其他人的休息酒店于是报警,警察出面要求他们离开,他们不仅再次被拒绝,而且高声叫喊,坐地撒泼(见下视频),于是被警察强行执法,最后放下的位置是Skogskyrkogården,距离斯德哥尔摩最中心的皇宫大约5公里的地方,距离瑞典老城13分钟,周围有地铁站,也有教堂和连着的墓地,这个教堂是一个24小时开放有人专门接侍收容的教堂。
 
下面是路人拍的、登载在瑞典晚报上的一段录像截图。
(图片来源https://www.aftonbladet.se/tv/a/265532)
 
很显然,在这个事件上,曾先生有很多不妥之处。首先,既然自己知道父母年岁已大身体不好,到达的时间又是半夜,就应该多订一夜的酒店,那样到了之后就可以直接check in,而且酒店是经济型(类似青年酒店)的Hostel,多一夜也没有多贵的,我到网上看了一下,不过200-400元人民币的样子。其次,像Hostel这类酒店的前厅(lobby)并不大,在check in之前三个人还不算是酒店的客人,酒店一方不允许三个人在大堂躺卧休息是完全可以理解的,酒店从业人员并没有义务一定解决特殊需求,因此对酒店工作人员大喊大叫的所谓据理力争是没有任何道理的。另外,缺乏对执法人员应有的尊重,从视频看一直在对警察撒泼叫喊,还有那个非常眼熟的“碰瓷倒”,最后不被强行执法是不可能的。最后,曾先生对媒体没有说实话,至少隐瞒自己行事不端的部分,而且有误导媒体的嫌疑,如果外交部门真的严正交涉,只会丢了国人的脸,导致中国游客越来越不受欢迎。当然在这件事也有文化上的冲突,而且瑞典警方也有很多不尽如意的地方,譬如中国人很忌讳墓地而欧美人却完全不在乎,譬如欧美的教堂一般都是24小时开放随时接纳有困难的人,警方至少应该向这家人交待清楚可以去教堂休息等等。
 
最后说个暖心的,今年三月我和丫丫到冰岛去玩儿,飞机是当地时间早上六点钟左右到达,我算了一下进海关取行李租车之后到达首都的时间估计应该是9-10点的样子,于是就没有多订一天的酒店,而是当天下午3点check in。意料之外的是,一切都极其顺利,也没租车因为机场有专门到市中心各个酒店送客人的大巴(说到这里真心感叹冰岛旅游业的发达),到达酒店是早上8点半,我和丫丫说咱们问问能否check in,不能的话咱也能理解,只好把行李托管在酒店然后一起到城里走走,累了就泡咖啡馆,再找个餐馆吃午饭尝尝当地特产。结果我们到了酒店之后一问,人家说经常有从美国来的客人这趟飞机到,只要有房间一定先安排,不过大厅有点小,我们可以移步到酒店餐馆里面一边吃早饭一边等,房间收拾好了的话马上派人通知我们。最后的结果是,我们10点钟入住,我表示愿意支付半天的房钱对方也谢绝了,而且还说能帮助到我们他自己也很高兴,我只好塞给他一笔小费算是感谢了。
 
推荐 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