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心路独舞 > 发财也难抵流浪的自由

发财也难抵流浪的自由

如果在街上遇到一个流浪汉,你会不会生出怜悯之心去帮助他?或许给钱的同时你会马上联想到这不是一个好的办法,因为授之以渔才是帮助他重返社会的根本途径。

是这样吗?貌似很有道理,不过且慢,还是等读完这个故事再来做结论也不晚。

一、授之以鱼还是授之以渔?

2013年夏天,曼哈顿一家公司23岁的IT工作人员帕特里克·麦克康罗格(Patrick McConlogue)每天上班经过西区时都会遇到同一位流浪汉,在路边反复托举铁链子锻炼身体。帕特里克从他日复一日的坚持中看到了某种特别的品质,于是动起了帮他自谋生路、站稳脚跟以重返正常生活的念头。帕特里克在博客中这样写到,“发现了一个特别的流浪汉,我打算教他编程。我的做法很简单,明天提两个建议由他选择,要么直接送他100美元,要么教他编程序,如果他选择后者的话,我会给他三本由简至难的JavaScript教材和一台便宜实用的手提电脑,更重要的是我会每天早上早一个小时上班,在路上给他上课教他编程。”

传统的思路对吧,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

不过,帕特里克的想法却招来了很多人的质疑甚至批评,一些人认为年轻冲动的帕特里克肯定坚持不下来,另外一些人则认为他把帮助流浪汉重返社会的事情想得太简单,不少人打赌说第二天流浪汉肯定会选择拿走100美元……

二、这太像一个励志的故事了

雷奥·格兰特(Leo Grand)就是帕特里克遇到的那位流浪汉 ,2011年他从一家保险公司失业,从此开始了流浪生活。当帕特里克给他两种选择时,雷奥后来是这样向记者叙述他当时的反应的,“100美元可以花几天甚至一周,但他说可以教我技能,并给我一个手提电脑,我想我能赚的更多,我有的是时间学习。”

于是每天早上八点,帕特里克都会来到雷奥通常呆着的地点给他传授一个小时的编程,之后帕特里克去上班,雷奥则花三到四小时看书,然后在送他的三星Chromebook电脑上练习编程,帕特里克还帮他弄好了上网的方式。四周十分嘈杂,卡车和建筑工地的噪音不断,但雷奥似乎根本不受影响。四周的时间,雷奥初步掌握了编程技巧,之后两人计划开发一个软件,雷奥关注全球变暖和气候变化,于是他打算开发一个有益环保的,两人预计要八周的时间才能完成,争取在2013年底上线。

帕特里克教雷奥编程

至此,一切看起来就像一个完美的励志故事,虽然过程亦有波折,雷奥曾在关闭时间过后依旧睡在公共区域里被起诉“践踏”而被捕,不过帕特里克不离不弃,他甚至在脸书上专门为雷奥建立一个群,很快便有了超过七万的粉丝。

三、环保软件上线

2013年12月底,雷奥终于如期推出了自己独立编写的适用于苹果和安卓手机的“Trees For Cars”环保软件,帮助人们搭车出行,软件还能跟踪由此减少的二氧化碳排放。下载这个软件需要99美分,开车的人选择一个聚会地点,App便能给出可能搭车的人,然后司机和搭车的人进一步接触来决定两人愿意或不愿意共车出行。

软件上线以后两人一下子出名了,美国媒体进行了广泛的报道,两人还一起出现在了NBC著名的早晨专题电视节目中。软件上线后卖得也很成功,很快便有 1.5万多的下载,赚来1.4万多美元,扣去商店分成、支付平台费用之后雷奥赚了将近一万美元。不仅如此,脸书上来自全球的粉丝也在想方设法尽自己的力量来帮助雷奥,有人设计了“ Trees For Cars”标志的体恤和套头衫,很快售光,赚来的钱也全都捐给了雷奥。

两人接受采访

至此,所有的一切开始指向一个圆满的结局,雷奥重返社会的日子貌似已经不远了。

四、结局却不是你想的那样

环保上线几个月后,有人发现雷奥依旧在四处流浪;一年后,雷奥继续在街上流浪。而一度赚钱的环保软件“Trees for Cars ”则因疏于更新又不想租服务器已从商店下线,雷奥不再编程,偶尔打零工焊接,其他的时间多在中央公园闲逛。人们还发现,雷奥居然从没有动用过自己赚来的一分钱。

雷奥赚来的钱是存在帕特里克的账号中的,因为雷奥没有银行账号,但两人约定钱全属于雷奥的。但是雷奥始终没去开银行账号,也不想开,几次帕特里克鼓励雷奥去银行开账号,但人还没走到银行雷奥就打退堂鼓了,当然帕特里克也可以取出全部现金给雷奥,但是两人都认为这不是一个好办法。于是帕特里克觉得必须推雷奥一把了,2014年5月27日他限期雷奥在一年内拿走这些钱,若他不想要这些钱的话,也可以挑一家无家可归庇护所帮他全部捐出去。但如今一年的期限将近,雷奥的钱依旧睡在帕特里克的账号上,而雷奥每晚则继续睡在曼哈顿的大街上。

不想要钱的雷奥选择继续流浪
 

雷奥在想什么呢?

雷奥并不想开银行账号,拿到钱,重新回到社会,他觉得租公寓、买生活品、找工作、买保险、付账单这些事情太让人头疼了,他不会用现在的银行,也不想挑战自己。当然还有自尊,银行开账号要地址、社安号、出生纸等,流浪汉一般不会有这些。他在街上已流浪好几年了,雷奥觉得自己已习惯了这种自由的生活,他对记者说,“帕特里克不是穿着铠甲的骑士拯救我于水火中,在他出现之前我并不因无家可归而抑郁,社会很难改变对流浪汉的看法,或者是瘾君子或者是疯子,觉得无家可归就了不得了,实际上并不是这样,我的生活此前也有好的时候,现在不过是学了新的东西,为了将来有更多的好时候”。

有些事情雷奥还想做下去,如编程和开发,他因此也会去社区学校听编程的课程,还学写作。当记者问他为什么不继续开发软件时,雷奥叹了一口气回答,“生存,你知道事情一件接着一件,你得做这个,你还得做那个”。但当记者追他解释“生存”的含义时,雷奥开始左右言他……

不是所有的人都想被拯救,在雷奥和帕特里克的这个案例中,授之以渔并没有改变雷奥的命运,雷奥还得愿意自己拿起鱼叉才行。流浪汉想流浪,流浪汉想成为社会有用的人,编程技术可以帮助流浪汉,编程却挽救不了流浪汉对自由的向往,你可从这个故事中得出任何你想得到的结论,但解决流浪汉的事情显然比想象复杂得太多。

(本文是我发表在《读者·原创版》2015年第七期的文章。)

 

做号不易,打赏随意,打否都感谢支持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