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心路独舞 > 打小报告、告密文化和社会信任

打小报告、告密文化和社会信任

恰好有个家长也在问告密文化相关的问题,觉得有必要写点什么。
 
这名家长孩子所在的班,初一时班干部和课代表都是学习好的当,而进入初二后给全部换成了爱打小报告和爱揭发同学,但学习都很一般的。这位家长很不解,现在的教育出了问题,鼓励同学们互相揭发、互相打小报告,问我怎么看。首先,我认为让学习一般的同学做班干部是没什么问题的,因为班干部不是学习好的同学的特权,而应该是服务的职位,没有私利和好处,让那些有服务意识、愿意帮助别人的孩子都有机会做做班干部,是一个不错的尝试。在讲究回馈社会、服务社区的美国,小学和初中的班干部比较少,有也是轮流做的,而到了高中,社团和年级干部是通过竞选来实现的,有兴趣的孩子发表自己的“施政”目标和实践方式,其他孩子们投票选出大家支持的竞选人。
 
但是,专门推出“爱打小报告、爱揭发同学”的人做班干部就不对了,这是对告密文化的鼓励和提倡。试设想,在一个总处于害怕别人“打小报告”状态下的群体里,同学之间、同学和老师之间的关系一定会是互相戒备、互相隄防、缺少信任和充满不安全感的。如果在青春期时代,孩子们已经变得对周围的人极端提放和不信任,不仅会影响孩子的心理发展,也会对社会造成危害,目前中国社会人与人之间普遍的缺乏信任就是一个缩影。
 
很显然,对告密文化的鞭挞是这几年国内呼声一直比较高的事情。不知道是否有人还记得几年前深圳某小学在学校设立情报专员,定期向老师提供同学情绪与心理变化情报一事,校方称此举是为了更好了解学生,从而提供必要的帮助,结果引来家长一片反对,媒体曝光后批评多多。另外,告密文化还可能把告密者推到人人痛恨的位置,2011年,云南某中学的一个孩子做了坏事,班长向老师打了“小报告”后该生受到老师的处罚,这孩子随即纠集同学将班长约到学校附近的一条巷道打成重伤。另外还有著名的毕某某风波,一段时长1分18秒的视频把这名主持人推上了风口浪尖,段子中那调侃和侮辱性的词汇虽让人惊讶,但最终到底是谁泄露了这条视频却成了网友更关注的焦点。的确,原本一个私人聚会的调侃段子,竟被告密者弄到网上去发布,不由得让人担心如果个人的私生活被身边的告密者大肆公开发布,这个社会那里还有隐私可言?用“告密者游戏”进行管理,最终的结果只能是人人自危,对涉事人的身心造成严重的戕害,一个文明和谐的社会,应该让告密文化没有市场,不能让周厉王止谤“防民之口,甚于防川”的故事在今天这个高度发达的文明成熟社会再度上演。
 
在英美文化里,人们对打小报告、背后小动作之类的事情是深恶痛绝的。不知是否有人看过英国作家乔治·奥威尔(George Orwell)的小说《1984》,这是一部政治讽喻和反乌托邦的科幻小说,出版于1949年。书中描述的政府无所不在地监控和操控公众,欺骗、秘密监视、修改历史、独裁无所不用,百姓不管做什么说什么都会处在“铁幕”及秘密警察的监控下执和政党“老大哥”(Big Brother)掌控之中,整个社会处于一种令人窒息和恐怖的状态中,人人自危。这本书被美国时代杂志评为1923年至2005年最好的100本英文小说之一,1998年被列入20世纪百大英文小说,2003年在BBC的书籍票选活动大阅读中获得第8位,还于1956年和1984年两次被改编成电影上映。
 
对打小报告人的深恶痛绝也体现在英语词汇上。在美国的俚语中,有个词叫tattle-tale,也可拼写成Tattle-tail,这个词的正规解释是“One who reports thewrong-doings of others to an authority”,用俗语解释就是指打小报告的人。Tattle-tale在美国黑帮里有个同义词是snitch,指的是告密的人,其下场往往是哪一天被人暗算,黑帮电影《Sopranos》往往将这样的人头和手脚砍断毁掉以后弃尸,让尸体不留任何可以辨认的指纹或者面部以及牙齿记录,从另一个角度反映了美国文化里哪怕是黑帮,对打小报告和告密的人的深恶痛绝。除tattle-tale之外,英美还有一种不受欢迎的人叫bad-mouth,字典的解释是:To criticize ordisparage, often spitefully or unfairly。对应到中国文化里,就是背后说人坏话的人。以前我曾提过一个亲身经历,研究组里有个人到老板那里告另外一个人的状,老板看了那个人一眼,根本不问事情的经过便回答道:你这样做不好,另一个人根本没有机会为自己辩白,要不我把另一个人一起叫来我们三个人谈清楚。一句话就把背后告状的人顶了回去。
 
最近,宁波有一名小学老师的做法让我很欣慰。班里的一个学生把巧克力带到学校,被同学发现后告诉了王老师,后者把那块巧克力没收了。不想中午举报者又来告状,说被没收巧克力的学生骂他,还想打他。老师把两个小孩叫来,问那个学生为何骂人。那学生含着眼泪喊:“因为他威胁我,叫我把巧克力送给他吃,他就不告老师,我没给他就把我告了,还笑话我!”老师一听就不干了,拿巧克力到学习校是不对,告密者更卑鄙,不仅勒索同学,来告状就挑对自己有利的讲,即使同学说出真相还想抵赖,这还行,对告密者一顿训斥后,老师最后的处罚是,让那个学生当着举报者的面吃掉了巧克力。真的,这个老师的做法真好,违反校规的批评了,打着举报的旗号实际上是在敲诈同学的人被处罚,既狠刹了威胁敲诈的歪风,又警示了告密诬陷的卑鄙。的确现代社会里,我们人人应该站起来抵制那些“打小报告”的小人,因为鼓励告密文化的社会必将变成一个人人自危的社会。
推荐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