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心路独舞 > 朋友圈投票,从烧人情已经演变成烧钱了?

朋友圈投票,从烧人情已经演变成烧钱了?

 
据新京报报道,如今在微信朋友圈存在着大量的投票链接,如“××之星评选”、“最佳××”等,其中一部分更是涉及未成年人的投票。为给孩子拉票,有的家庭发动所有关系网,将投票链接转发到N个群以求点击。有的家庭则走捷径,通过刷票公司、买票等让孩子的票数高高在上。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一些投票链接中,除了单纯的“投票”,还自带“礼物”功能,每个礼物均对应不同的票数,任何人都可以花钱购买礼物送给选手,花的钱越多,购买的礼物越好,票数也上升得越快。刷票公司更是声称,8000元保第一,前三6000元,前五4000元,前十2000元。
 
我有一个非常大的朋友圈,以读者和粉丝为主,经常收到求投票求赞的链接。忙的时候我直接无视,不忙的时候我会点开投票页面,选择一个我真正喜欢的,当然经常不是微友求我去投的那个(抱歉了),然后投下一票。在美国呆久了,我对自己投票的权利很珍视,因此不会别人要我做什么我就会去做什么,而是尽量去做到坦诚公平,我认为这个世界的正义和秩序,是依靠我们这样的人而建立起来的。
 
但我没想到的是,朋友圈投票从烧“人情”求别人的游戏,已经演变成了烧钱拼爹了。
 
公平吗?当然不,而且还害人害己,因为这样做的后果是严重冲击了孩子们的自我认知体系,把社会非常阴暗的一面过早地引入了孩子的世界。对于那些花钱多因此得了高票的孩子,或者错误地以为自己被肯定,或者转而相信父母和金钱能摆平任何事情;而对那些花不起钱得票不多的孩子,或者造成自悲心理错误地以为自己不够好,或者明白了背后的一切,早早便体会世态炎凉——这世界不过是一场变相的拼爹游戏罢了。作为家长和教育工作者,我很担心这样的活动和它背后的猫腻对儿童心理和行为发育的冲击,不仅扭曲孩子的自我认知,而且潜移默化孩子去不遵守规则、找捷径、耍小聪明等等。实在想不出要怎样弱智,家长才会让孩子去参加这样的活动;也实在想不出家长要怎样的愚蠢,才会烧钱去买这样的得票。还不说,在这些投票网站,孩子的信息几乎是完全裸露的,稍微有心的罪犯可以记住孩子姓名特征,其余的脑补吧。
 
曾经被某个著名网站推荐,参加网友投票选出当年网站最受读者欢迎的十大博主。开始还有点小激动,于是在一篇博文里介绍了链接。很多粉丝前去给我投票,很快便在我所属话题领域的作者中领先,这种局面一直持续到了投票截止前的最后一天下午,同组得票很低的两个作者突然在半个小时内飞涨出了几十万张的投票而遥遥领先,关注投票的几个粉丝坐不住了,纷纷留言给我说有人刷票了,而且刷票的人还是所谓的社会精英,前面冠以什么大“家”的称号,在top5大学里任职,要我去举报。而我,突然就对这样的投票失去了兴趣,因此懒得再多看一眼。有趣的是,最后公布出来的最受读者欢迎的十大博主,居然和读者的选票毫无关系,和我对接的编辑含蓄地告诉我,那十个人是提前内定的人选,至于是怎么样“内定”的,是钱、权还是其他,编辑不想多说,我便无从知道了。到了第二年,我的名字再次出现在投票候选人里,于是,我专门写了一篇文章请求该网站撤下我,因为我实在不想陪跑,因为陪也就罢了,还要甘心被别人当猴子耍。
 
要收笔了,突然想起以前在网上看到的一个很萌很温暖的故事。有个人的朋友让他去投一个儿童绘画大赛,他发现第一名有2000票,但画很难看,相反一个小朋友画得非常好看却只有24票,于是他谎称自己是那个24票小朋友的舅舅,给那个孩子的幼儿园打电话,小朋友接了电话,稚嫩地叫了一声老舅,而他则答道:我不是你舅,我就想告诉你啊,你比赛画得那个飞船真他妈的好看。小朋友沉默了一下,然后咯咯地笑着说,那是个鲸鱼啊!
推荐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