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心路独舞 > 对比我在美国生产经历,对坠楼产妇事件的几个不解

对比我在美国生产经历,对坠楼产妇事件的几个不解

最近发生的陕西产妇坠亡事件一命两尸,实在让人难过。这个事件中有很多问题让我十分不解,以下列出两个主要的。
 
1、产妇想剖腹产,医院为什么还要征求家属的意见?
 
我在美国生丫丫的时候,入院之前所有的文件都是我本人和医院签署的,包括是否愿意使用Epidural无痛生产、一旦顺产有难度是否愿意剖腹、准备使用哪个儿科医生等等,这些文件都和丫爸、婆家和娘家无关,我自己的身体我做主。唯一和家人有关的是我签署的“一旦我意识不清成为医学上的非行为自主人的话谁将替我做决定”的文件,一般附上律师事先给我撰写的财产规划中的授权书(Power of Attorney)即可,如果没有的这个文件的话在医院给的文件上填上指定的决定人就是了。
 
在坠楼产妇一案中,产妇自己清醒的很,是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医院为什么不能尊重产妇自己的意愿,而非得要再得到家属的同意签字才行?这某种程度上有严重歧视妇女权益的嫌疑,难道女人自己不能给自己的身体做决定,而非要家男人婆家也同意才行?有人或许会说这是怕家属闹事承担责任,但医院是救死扶伤的,不是撇脱一切责任先来保护自己的,这个做法实在有欠妥之处。
 
2、中国没有无痛分娩吗?
 
我问了不少人,有的人说中国普及不到1%,有的人说大城市有,有的人说大一点的医院有是有但因为人力资源不够一般不给你做,有的人说私立医院有但保险不给报销,有的人说中国的无痛分娩不是美国那样用的是Epidural因此效果不怎么好,还有的人说多数妇女和家人害怕无痛分娩可能会有副作用因此不愿意用,等等。
 
十几年前丫丫出生之前的一个产检,产科医生向我专门介绍了Epidural无痛分娩,并给了我一份美国妊娠协会关于无痛分娩的介绍,记得上面明确地给出了使用Epidural的益处,减少疼痛但不会失去警觉,从而保持体力生产,还能减少分娩过程中的疲劳、烦躁和沮丧情绪,在相对休息放松的情况下蓄积力量娩出婴儿。当然作为一种硬膜外麻醉,风险也是有的,不到1%的女性可能会由于脊髓液渗漏产生严重的头痛、血压突然下降、发抖、耳鸣、背痛,针头插入处感到酸痛,恶心或排尿困难,在极其少见的情况下,麻醉药区域可能出现永久性神经损伤等,不过上述风险的系数极其极其低,因此在美国75%以上的人都会选择使用这种无痛分娩。
 
后来我自己又上网仔细研究了Epidural无痛分娩技术,于是签署了愿意使用的文件。后来在医院生丫丫的时候,痛到了刚有些不舒服的时候医生就在点滴里加上了止痛药,记得好像是开到三、四指时用的Epidural,整个生产全程如果用1到10来描述痛感的话,从未超过5,我觉得美国医院在疼痛管理上的技术还是非常成熟的。到后来我也遇到过宫口始终无法全开的问题,医生和我讲再过一小时不能全开的话就得剖腹,入院之前我也签过一旦顺产有难度是否愿意剖腹的文件,好在最终顺产。
 
中国在很多方面已经发展的很不错了,像这样欧美已经普及的技术居然使用率不到1%,真有点让我意外。如果陕西坠楼产妇使用了Epidural,想必悲剧应该能够避免。
 
3、医院能随意公布病例吗?
 
在美国,患者的情况是受法律保护的,直译为“医生病人秘密特权”,英文是Physician–patient privilege。没有患者的同意,具体说是签字,医生是不能对任何人公布患者的情况的,如果让第三个人知道了,医生会丢掉行医执照。
 
而这一次的悲剧,医院居然把患者的病历家庭什么的隐私都抛到网上去了,如果这样下去,将来一有点什么医疗事故,医院身先士卒爆料患者,并与网络水军们推波助澜,这也实在有点太恐怖了。
 
推荐 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