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心路独舞 > 白人民族主义、黑人的命也是命,我周围发生了些什么?

白人民族主义、黑人的命也是命,我周围发生了些什么?

十分感谢所有网友、微友、朋友、同学和老师们的关注和问候,周六我们没去冲突的地段,上午听说市中心(downtown)的冲突后就没有出门,一切安好,谢谢大家的惦记。
 
(1)发生了什么
 
特朗普当选前后,美国白人民族主义(whitenationals)风气抬头,典型的案例就是南卡罗莱纳州一家教堂的枪击案,白人民族主义枪手迪伦·鲁夫枪杀了9名黑人教友,导致全美不少人对南方州当作象征白人至上地位的一些标志颇有疑议,其中就包括邦联(Confederate)旗帜、李将军(南方军首领)塑像、南北战争纪念公园等,而夏洛斯维尔(Charlottesville,以后简称夏市)的李将军塑像和纪念公园也落在了这个争议的中心。
 
市管会打算拆,白人民族主义团体抗议;于是发动了投票,结果拆占上风;白人民族主义又诉到法院,败诉,于是来自美国不少州的白人民族主义团体聚集到夏市,计划昨天在纪念公园抗议。却不想遭到了大量的如“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Matter)这样的反抗议团体对峙,双方开始擦枪走火。夏市认为这场抗议没有得到事先许可是违法的,警察开始驱散;而白人民族主义团体认为他们抗议的权利受宪法保护,于是反抗被驱散,事情开始升级。就在这期间,来自俄亥俄州白人至上组织的一名年轻人突然开车冲进人群后又急速倒车退出,顿时惨剧发生,一人死亡,十九人受伤。
 
旋即,国民警卫队进驻,州长宣布全州进入紧急状态,大家没事儿不要出门,晚上戒严。
 
(2)为什么是夏洛斯维尔
 
夏市是著名的弗吉尼亚大学所在地,是美国先父之一托马斯·杰佛逊总统的故居所在地,民间有“小纽约”的雅号,似乎是说它地方虽小,却像纽约一样发达。
 
有趣的是,夏市又像纽约一样,是一个包含了多民族、多种族、多宗教和文化的大熔炉,非常多元化(diversified),这里居住的白人不到70%,而黑人的比例却高达20%。而围绕在夏市四周的地区则截然相反,白人占到95%以上,而且不少属于社会底层的白人,民间有“红脖子”(RedNeck)之称,也常被骂成“白垃圾”(white trash),这个群体便是白人民族主义的中坚力量。
 
在这种情形下,夏市的种族问题就成了一个非常敏感的触爆点,譬如去年一个女警察执法时遇到了43岁持枪的黑人嫌疑人(Keith Lamont Scott)的反抗,警察遂将其击毙,结果不少黑人出来抗议,少数暴徒又砸又抢,烧警车,导致16名警察受伤,“黑人的命也是命”的这次抗议演变成了暴力的、逆向的种族歧视和仇恨行为。
 
在这样的环境中,李将军塑像是否拆除这个敏感的话题,就变成了夏市少数族裔和周围白人民族主义者“寸土必争”的一个战场,最后升级到了杀人这种恐怖主义的反人类行为,实在可怕。
 
(3)被“冤枉”了的李将军
 
这场暴力冲突的焦点是下面这个纪念李将军(Robert E. Lee)的塑像,他身着南部邦联的戎装,腰挂西点军校的佩剑,身跨骏马,目视远方。因为日蚀风化,铜塑像的表面泛着氧化物的暗绿。
 
 
李将军并不是一个白人至上主义者,虽然他家里用过奴隶,那时候的有钱人家谁没用过呢?华盛顿、杰佛逊等美国的先父家里都用过。南北战争的目标原本也不是为了解放黑奴,而是经济掠夺,解放黑奴不过是水到渠成的结果而已。因此,李将军的塑像成为白人至上地位的标志而拆除,确实会让很多人有点想不通。
 
历史中的李将军是个很了不起的人,西点军校毕业的高材生,妻子则是美国国父华盛顿将军第二任妻子的(继)重孙女(国父华盛顿没有自己的子嗣,作者注)。在南北战争中,他率领南军以少胜多、屡败北军,以至于北军在一次战役失利后,林肯总统都感叹道:"不足6万饥寒交迫的叫花子,竟把13万精兵杀得丢盔弃甲。”
 
到了战争后期,当强大的北军掌握了战场主动权时,李将军知道,继续流血只会让麾下将士做无谓的牺牲,是终止同胞之间的相互残杀的时候了。1865年,他不顾个人荣辱决定向北军投降。但是他提出败军不受辱,必须充分保证南军将士的人格和尊严不受侵犯。对所有接受投降的南军,他希望军官有权携带他们的手枪和佩剑,而士兵则能够保留那些属于他们自己的马匹,因为他们都是普通农夫,回乡务农需要马匹。受降的北军总司令格兰特将军(Ulysses Grant,后任美国第十八任总统)接受了李将军提出的条件。受降签字仪式结束后,当李将军身穿南军军服、眼含泪水离开时,在场的北军将士全体肃立,举帽行礼,向这位战败的将军致以军人的崇高敬意。
 
战后,李将军单人独骑先去为战争中死去的同胞守灵,然后默默回到自己的家乡弗吉尼亚当了一所大学的校长,今天这个大学依旧保持着当年以李将军名字的命名——Washington and Lee University。
 
就这样一名将军的塑像作为白人至上的标志被拆除,也难怪会引发许多人的不满。
 
(4)白人至上和黑人的命也是命
 
白人至上(white nationals)也好,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Lives Matter)也罢,都是从自身的角度出发而喊出的一种声音,在我看来都隐含着某些种族主义的色彩,一旦走偏或者就像去年夏市的黑人抗议暴乱伤害警察事件、或者就像昨天的抗议升级成了开车冲撞人群这类种族偏执、仇恨和反人类的行径。
 
我们应该呼吁的是“人人的生命都重要”,All Lives Matter,不论黑人白人亚裔还是西裔。煮豆燃豆箕,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不管我们什么肤色、什么种族、什么宗教信仰,我们都是从世界各地移民到美国这个大熔炉的美国人,过去、现在、将来,这一点都不会改变,尽管路上会有波折,也会有反复,但前进的脚步却是不能阻挡的。就像,就像今晚的夏洛斯维尔,寂静安详的仿佛昨天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推荐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