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心路独舞 > 美联航赶乘客下飞机 如何理性应对

美联航赶乘客下飞机 如何理性应对

很多读者留言让我谈谈对美联航强制乘客下机事件的看法,我去观看了能找到的视频、并搜索了现场目击者在推特、脸书等地发出的现场评论和报道,基本上还原了事情发生的经过。
 
原定当地时间17:40起飞的美联航3411航班,因有四名机组人员要搭乘该机紧急赶到路易斯维尔而造成了事实超售的情况,空乘先是按美联航程序征求志愿者,自愿改签第二天的航班,每人可以得到400美元的赔偿(有知情者称其实是美联航公司的代金券),由航空公司提供酒店,并且在改签的下一个航班中予以升舱处理,但没人愿意。于是赔偿金提高到800美元,还是没人愿意,根据美联航CEO的内部邮件称最后的奖金为1000美元。因没有志愿者,空乘人员继续按有关规定通过电脑随机抽选四名旅客下机,前两名是一对年轻夫妻(有现场目击者在脸书中称是白人),两人虽然很不高兴,但和平下机。然后轮到这位亚裔,他拒绝,并表示自己是医生,第二天工作的医院里有预约病人必须上班,并要联系律师。空乘反复交涉无果,据航空公司后来称,这位亚裔开始变得“具有破坏性且咄咄逼人”,他的原话是“杀了我吧,我需要回家”(Just kill me, I need to go home.),于是空乘叫来机场保安,将其暴力拖拽下机,过程中碰到座椅,口中流血。几分钟后这位亚裔不知怎样又重新跑回飞机尾部不肯下来,结果机组只好清场所有乘客,直到这名伤者肯下机就医,其他乘客才得以重新登机,延误两个小时后飞机最终起飞。
 
纵观整个过程,毋庸置疑的是,美联航肯定是这起事件中的最大责任者,从不负责任的超售,到已经登机之后(此时事完全应该在登机之前就处理好)才开始强制减员,从机场保安粗暴的执法过当,到联航事后生硬的公关回应,整个事件展现出的是其一贯的傲慢僵化的形象,我们不论是舆论谴责,还是行动抵制,我都觉得不为过。
 
在谴责和抵制的同时,一些冷静的人也在问,处于事件中心的这位亚裔的行为是否也有不当之处?依我看是有的,一是在买票时这位亚裔签下并同意了美联航的合同(Contract of Carriage),下面是截屏。
 
该合同的第25条明确规定了超售情况下机组的处理程序和补偿标准,从现场处理的过程看,空乘的做法完全符合合同中的程序,既然买票时自愿签下了“霸王条款”,就要接受这个“玩法”,这就是在美国要讲的契约精神,尽管谁都会有侥幸心理觉得自己不会是那个被抽中的倒霉蛋。而且更重要的是,飞机上的空间属于航空公司私有领地,无论航空公司以何种理由让你出去,体面地离开是唯一的选择,航空公司的错误并不会让以错对错合法化,如果强行对抗的话,事件升级之后就是强制执行,如果航空公司按乘客违反合同造成拖延等损失来提告的话,胜诉的几率并不是没有。相反,如果乘客按要求离开,然后投诉或者提告因此所造成的经济损失的话,法律上会完全支持。就像美国大陆航空前CEO戈登•贝休恩事后在电视连线中评论的那样, “被要求下飞机时,你没必要做出如此幼稚的举动,应该换一种方式解决问题。”
 
第二点就是这位亚裔的种族牌是否该打。事件的焦点在于出事的人是亚裔,他本人也高喊自己“被选择下飞机就是因为自己是中国人”。但从事件的过程来看前面两个被下机的是白人,让这种说法很难站住脚,种族歧视是一个很严重的指控,类似刑事与民事的区别,判定种族歧视不比判定一级谋杀容易。那么什么样的人会被选中下机呢?前面提到的美联航运输合同显示,残疾乘客和18岁以下的未成年人是最不可能在超售的情况下被选择下机的,而对其他人来说,选择什么样的乘客下飞机与该乘客的机票价格、飞行频次等有关,如果你是频飞、头等舱、带去巨大经济效益的乘客一般不会被选中,如果你的机票便宜或会员等级低,或者登机顺序的靠后,你可能就更容易被选中。在缺乏更多的信息情况下我无法猜测这位亚裔被选中的原因,但既然前面有白人乘客被选中了,而且有目击者声称拖这位亚裔的保安是一名非裔黑人,两名白人保安全程没有动手,这时再打种族牌就显得有些证据不足,在公共场所没足够证据就公开指责种族歧视是不理智的,反而有可能会被认为是逆向种族歧视。
 
更令人回味的最新逆转是,当时高喊“我是医生”、“被选中是因为是中国人” 而引发全球尤其是中国人关注的亚裔,被媒体报道和网友肉搜后发现并非中国人,而是来自越南的陶大维(David Dao,音译),他是居住在肯塔基州伊莉莎白镇(Elizabethtown)的医师,那里与该班机飞往的路易斯威尔很靠近。根据肯塔基州的医疗执照委员会公开资料显示,的确有名叫David Dao注册为内科医生,越南籍,毕业于胡志明市医药暨药理大学医科,之后在美国路易斯维尔大学医学院受训;但令人吃惊的是,同是伊莉莎白镇这位名字叫David Dao的医生,曾因滥开处方、贩卖处方止痛药等面临多达98项指控,外传已暂停执业,近期有望重操旧业。还有报导称,这名叫David Dao的男子2003年曾被控走私管制药物,并以诈欺手段取得药物等数十项罪名,甚至一度被病患指控用药物换取性关系,东窗事发后2005年主动注销医生执照,但2016年又恢复执照。翻查2005年肯塔基州《Wave 3 News》引述美联社的报道,也可发现同是这位这名David Dao的医生当时卷入多宗官司之中,报道指该医生彼时57岁,12年后的今天正好69岁,年龄与涉事乘客吻合。
 
航空公司超售造成的被下机事件在世界各地都频有发生,在中国也不例外。就事发的美联航来说,2016年一年就有47,5054人次发生,绝大多数人都能像前面抽中的两位年轻人那样,虽不高兴但却按规矩离开,并没有像这次被强制拖出的事件发生。试设想超卖机票这事如果发生在中国,被选中的大爷或大妈坚决不离开飞机,最后机场保安是不是也得出面强制离开,最后的评论甚至变成“倚老卖老”、“没社会公德”、“整个飞机的乘客都被耽误了”之类的都很难说。当然这样说的话,并不是给芝加哥保安粗暴行为的开拖,而是提倡大家不论在哪里都要按法律、法规和合同理智行事,好汉不吃眼前亏这条中国俗语是非常有道理的。
 
文章原题为:美联航事件中的亚裔不是中国人
 
推荐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