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心路独舞 > 在美国,我们这样对待智障的人

在美国,我们这样对待智障的人

2013年的最后一天,奥兰多迪斯尼世界主题公园的魔法王国园里异常地拥挤和热闹,定时有迪斯尼卡通主角和游客见面的舞台前人潮如涌,此时「超能先生」(Mr. Incredible)和「弹力女超人」(Elastigirl)等角色正和游客劲舞狂欢,气氛十分热烈。我和丫丫也忍不住加入其中,主持人的煽情,卡通人物的活跃,再加上音乐节奏的狂放,让这个由不同肤色、种族和年龄组成的游客人群嗨到了极点,把送旧迎新的气氛推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潮。
 
就在歌舞即将结束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个孩子的身影,慢慢一步步地移向舞台前,移近正在劲舞的主持人和卡通人物们,那移动的脚步里有几许迟疑,却没有停顿。几个跟在小女孩后面的明显是她的家人,他们挥着手喊叫着,大声地鼓励小女孩加入舞蹈的队伍,但小女孩却一直在羞涩地僵立着,旋转过来的灯光让我一下子看清了女孩子的脸,我马上捅了一下超能先生身旁的丫丫,给她使了一个眼色,她看了一眼小女孩,马上去碰了碰超能先生的手,他转过身来,只迟疑了一瞬间便明白了,毫不犹豫地马上牵起了小女孩的手跳了起来……
 
然后加入的是主持人……
 
然后是弹力女超人……
 
然后是一些并没有列在时间表里计划要出来狂欢的卡通人物,一个接一个,围着这个小女孩跳了起来,这个原本到了结束时间的节目因为这个小女孩儿的到来特别延长了十五分钟,没有特别申请,也没谁提议,主持人、卡通人物和游客人群自发促成,而我也在得到其家人的许可下,用相机记录下来了这一系列感人的镜头。
 
这一切,只因这个小孩是一个明显的患唐氏综合症(Down Syndrome)的智障孩子。
 
有人说,美国是残障人的天堂,这话虽然有些夸张,但却一点也不离谱,因为美国对残疾和智障人士的关怀真可谓是无微不至,上面的这个例子就是典型的精神关怀,因为对智障人士来说最可怕的往往不是他们自身的残疾,而是来自于正常人的偏见、冷漠和疏远。也正是因为看到了这一点,美国前总统约翰·肯尼迪的胞妹、尤尼斯·肯尼迪·施莱佛女士把自己的一生都贡献给了为智障人谋求公民权利的公益事业,她开设了专门照料低能儿童的营地,组织他们参加体育活动,仅经过数月的训练许多智障儿童在适应能力方面就有了很大的进步,尤其在体育方面显示的能力远超过了专家的预料,受此启发,尤尼斯女士最终促成了世界特殊奥林匹克运动会的诞生,让智障人士也能体验到平等参与社会活动的快乐。她的一生都在呼吁善待智障人,“任何一种智障和残疾都有其特殊性,这并不注定要成为一种障碍,重要的是,我们应该注重于一个人能够做什么,而不是注重他不能够做什么”。
 
美国的社会安全福利还保障了智障人士能领到足以应付日常生活的补助金,如果是智障儿童的话,照料的父母或寄养家庭也可以领到补助,如果所在的家庭特别贫困还可以享受公共援助金。智障儿童成年后有能力的可以自己生活,不能的也可以和家人生活在一起,更严重的可以住进专门有人照顾他们的机构或集体家庭病房,大约8%的智障人属于这一类,而他们的医疗和照顾费用由联邦的医疗援助(Medicaid)项目或家中照顾计划负担。
 
在美国,智障人士的权益由《美国残疾人法》保障,它立足于包容、掌握自身权利和经济独立,让残疾和智障的人能得到需要的医疗、教育、培训和康复等服务,同时能参加投票、乘飞机旅行、在教育和住房方面独立、有平等就业的机会等。《美国残疾人法》还保证了智障人不被剥削、利用或虐待,同时该法的诞生和发展也促进了联合国关于世界《残疾人权利国际公约》的最终通过。随着时间的推移,很多对智障人身心可能有影响的词汇也被不断地从学术和社会术语中剔除,比如有贬义色彩的「精神迟钝」(mental retardation)就被中性的「智力缺陷」(intellectual disability)所取代,而智力缺陷则是美国公法第108-446中为孩子定义的13种特别教育服务中的之一。
 
每个国家都有弱势群体存在,智障人士则是弱中之弱,他们的生存状态实际上反映了一个国家的文明程度,而对智障人士的爱护和照顾更是社会上每一个公民的责任,这不仅是在物质上的,更重要的是精神上的,迪斯尼世界里这温馨的一幕就是一个最好的诠释。
推荐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