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心路独舞 > 有感美国的透明

有感美国的透明

又一位美国总统特朗普的高级幕僚“翻船”,美国司法部长、参议员杰佛瑞·塞申斯(Jeff Sessions)在2016年特朗普竞选期间曾两次与俄大使会面,但却没在司法委员会的审议听证会上如实相告。丑闻一出,民主党纷纷施加压力要塞申斯引咎辞职,就连一些共和党人都看不下去了,或要求他回避对俄罗斯操控美国大选一事的调查,或要求成立特别委员会启动对塞申斯的调查,这是继弗林之后第二位因为和俄罗斯有纠葛而“中枪”的特朗普内阁,目前美国情报机构依旧在不依不饶地调查,最终火会烧到哪些人身上,会不会烧到特朗普,只有时间才能回答。
 
美国高层官员撒个小谎会为什么那么容易、那么快地被揪出来呢?这很大程度得益于美国透明的制度。记得一月份时,白天只要打开电视,主要频道几乎都能看到议院对提名内阁审议听证(confirmation)的实况转播,我就看过塞申斯审议过程的绝大部分,也清楚地记得他对与俄罗斯有染的断然否定,当时他被问到如果有证据显示特朗普的竞选团队中有人与俄罗斯接触,他将怎么做。他当时的回答是,“在竞选活动期间有一两次我被人称作代理人,我与俄罗斯人没有联络”。如今这段录像几乎在各个网站都能找到(见下图),他在电视镜头前面对全美观众的公然否认和如今被爆出的真相叠在一起,哪怕想找个开脱的理由都很难。
记得二十年前我刚到美国的时候,对这里在各种事情上的透明程度十分惊讶。当时我在大学城(town)的公共图书馆里做志愿者,因为城里中国人口的增加,那年馆里接到了一笔政府的特殊拨款,可以买一些中国题材的书籍、录像和DVD等。我们完成购买并编号上架后,详细的标题目录、简介和购价等的清单不仅上报了政府,而且还公布在了当地的周报上,拿了政府的钱要说清楚花在哪里了我理解,但为什么要公布于众呢,馆里的一个工作人员是这样告诉我的,“你拿了纳税人的钱,一定要说清楚花到哪里去了,只有向当地的纳税人公布,这才透明”。
 
在美国这么多年,我对美国在各方面的透明程度感触颇深。官员和家人的收入要透明,官员说了什么、许诺了什么做到和没做到也要透明,政府要修改法律法规的意向需要透明,政府的钱花到哪里去了也要透明,等等。不光是政界,就是美国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也要做到透明,我们城里开了一家美国南方著名的炸甜面圈Krispy Kreme店,炸甜面圈的全部制作流程包括从面团、油炸、上糖、打包等的全部工艺,购买者都可以透过透明的大玻璃窗看到,打包之前还设有一个天平称,质检人员经常用它抽查产品的分量,而天平的读数面向玻璃窗这一面消费者也能看到,敢于如此透明,美国食品质量的过硬想必就容易解释了。
 
当然最后不得不说的还有美国在法律制度上的透明,如果没有这种透明,我们就不可能看到英达认罪书的英文全文,不仅不会知道他在美国犯事儿了,而且他对媒体的公然狡辩也可能蒙混过关呢。
推荐 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