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心路独舞 > 美国人不敢忘的一首诗

美国人不敢忘的一首诗

美国人不敢忘的一首诗


心路独舞


作为六年级社教课(social study)的辅助教学,丫丫年级要去位于弗吉尼亚首府里士满(Richmond)的弗吉尼亚大屠杀博物馆参观,我作为家长安全协助一同前往,在博物馆的墙上,醒目地镌刻着这首在美国人中非常著名的诗歌(见下图)。



 

First they came for the Communists—

But I was not a Communist so I did not speak out

Then they came for the Socialists and the Trade Unionists,

But I was not one of them so I did not speak out.

When they came for the Jews,

I did not speak out, because I was not a Jew.

When they came for me,

There was no one left to speak for me.

 

起初他们抓了所有的共产主义者;

我没有出声,因为我不是共产党。

接着他们抓了所有的社会主义者和工会骨干;

我没有出声,因为我两者都不是。

后来他们抓了所有的犹太教徒;

我没有出声,因为我不是犹太教徒。

最后他们来抓我;

这时已经没有剩下能为我讲话的人了。

 

《起初他们》是一首在美国非常著名的诗歌,它由德国路德教会(Lutheran)牧师Martin Niem?ller (1892–1984) 所著,这首忏悔文体的诗歌鞭挞了德国知识分子在面对纳粹崛起并逐步清洗所选定的一个个目标时所表现的胆怯和无动于衷,该诗后来常被引用,用来警示忽视与自己无关团体可能造成的恶果和对不关心政治人的呼吁,告诫我们当罪恶伤害别人的时候,如果我们不说话也迟早会被罪恶所伤害。现在,这首诗歌已经作为弗吉尼亚六年级课程介绍大屠杀历史时,一定要给孩子们讲述的一个内容。



 

牧师Martin Niem?lle出生在德国,一开始他反对共产主义者,支持希特勒的崛起,但后来当希特勒开始清洗种族和宗教时,他立场发生转变而成为德国牧师反希特勒组织的领袖,1937年他被捕并被送进集中营,1945年被盟军搭救释放。二战后他在德国继续从事宗教工作,是战后忏悔和和解的主要发声者。 其演讲常以诗歌的体裁,非常著名,被反复引用作为控诉政治冷漠危险性的有力武器。 Niem?ller创造的《起初他们》有过不同版本,在其1946年最早的讲话中,他提过共产党人、无法医治的病人、犹太教徒和耶和华见证人(Jehovah's Witnesses)等群体;在1955年的版本他提到的则是共产党人、社会主义者、犹太人、媒体和教堂。不论哪种版本,他都是以小到大最后落实到我们自己身上。


这首诗歌在美国的英译版本最早出现在1955年名为《They Thought They Were Free》的书里,内容来自作者Milton Mayer几年前在德国的采访。到了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末,这段诗歌被美国的平权运动家和教育人士们反复引用,不过版本繁多,有些提法和顺序也有不同,譬如美国一名议员使用的版本中就用工业家(industrialists)取代了共产主义者,但不管是什么版本,诗歌始终围绕着迫害、犯罪感和责任这些主题。2009年4月27日在纪念珍珠港大屠杀日纪念活动中朗诵的正是这首诗,在华盛顿美国大屠杀博物馆(United States Holocaust Memorial Museum)、弗吉尼亚大屠杀博物馆、波士顿的新英格兰大屠杀博物馆和弗罗里达大屠杀博物馆也都镌刻着这首诗歌,美国大屠杀博物馆的网站还开出专门的话题讨论这首诗歌各个版本的历史,它倾向的版本中用社会主义者取代了共产主义者,英文的顺序也与弗吉尼亚大屠杀博物馆略有不同,详见下。


First they came for the Socialists, and I did not speak out—

Because I was not a Socialist.

Then they came for the Trade Unionists, and I did not speak out—

Because I was not a Trade Unionist.

Then they came for the Jews, and I did not speak out—

Because I was not a Jew.

Then they came for me—and there was no one left to speak for me.

 

起初他们抓了所有的社会主义者;

我没有出声,因为我不是社会主义者。

接着他们抓了所有的工会骨干;

我没有出声,因为我不是工会骨干。

后来他们抓了所有的犹太教徒;

我没有出声,因为我不是犹太教徒。

最后他们来抓我;

这时,已经没有剩下能为我讲话的人了。


 (心路独舞系头条号签约作者)


推荐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