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心路独舞 > 火鸡的悲剧,从国鸟候选到盘中餐

火鸡的悲剧,从国鸟候选到盘中餐

火鸡的悲剧,从国鸟候选到盘中餐的“堕落”

 

心路独舞

 

今天是美国的传统节日感恩节,在这一天里,我要感谢家人和朋友们始终如一的陪伴,也要感谢忠诚追随我的读者、网友和微友们,你们的支持是我七年多来笔耕不辍的最大动力。

 

这个节日除表达感恩之外,最大的一个传统便是吃火鸡了。

 

火鸡大餐

 

火鸡是一种原产于北美洲的家禽,体型比一般鸡大,每个约30磅左右。感恩节期间,大约86%的美国人会吃火鸡,一般的烹调方式是,将完整火鸡头脚砍掉,内脏掏空,内部塞上填料(staffing),表面刷上盐、胡椒粉和油之后放进烤箱中温烘烤,每隔一两个小时拿出来刷层油,取决于火鸡的大小一般需要六到八个小时才能烤好。将烤好的火鸡胸脯肉撕碎或切片,沾上酱汁(gravy),这就是感恩大餐的主菜了(见下图)。

 

浇上gravy的火鸡肉

 

美国现代的家养火鸡是由墨西哥原住民驯化当地的野生火鸡得来的,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之后西班牙人将家养火鸡引入欧洲,而带到英格兰的人则是16世纪英国航海员William Strickland,有照片记录显示1573年圣诞节英国农民集市上就有火鸡出现。1608年,家养火鸡被新移民从英国带到了美国弗吉尼亚的詹姆斯顿(Jamestown,VA),在1584年一份英国补充新大陆资源的清单上也发现有“火鸡,公和母”一项。在19世纪以前,火鸡一直是英国人的奢饰品,那时的工薪家庭圣诞节晚餐主要以牛肉和鹅肉为主。到了上个世纪四十年末,火鸡的大面积农场饲养和疾病控制技术的发展大大降低了火鸡的价格,再加上电冰箱的发明和运输技术的改进,火鸡逐渐演变成了普通百姓的盘中餐,而近代农场工业化程度的提高则进一步压低了火鸡肉的价格,价廉而且有利健康,使得现如今家养火鸡已成为美国人喜爱的一种禽肉。

 

野生火鸡个头要小很多

 

家养火鸡以白色居多,个头也要大得多

 

以下是一些有关火鸡的数据。

 

  • 美国人每人每年吃掉16.4磅火鸡,是25年前的两倍。
  • 火鸡从出生长到重30磅左右时被屠宰,只需5个半月时间。
  • 世界上最重的火鸡有86磅。
  • 上世纪60年代至今商业化火鸡的数量翻番,商业化生产的火鸡因为体型庞大不能自然繁衍,更不能飞翔。

 

不过很多人可能没想到的是,家养后沦为盘中餐的火鸡在美国历史上差一点成为美国的国鸟呢。18世纪美国建国时,国会曾经投票来决定究竟是用秃鹰还是野生火鸡作为代表美国国家的标志,火鸡以一票惜败。但这并没有平息一些人的争议,本杰明·富兰克林(Benjamin Franklin)就因秃鹰的一些品性对这个结果很不满意,尤其在《巴黎协定》签署后的一年里,美国和英国之间冲突化解,富兰克林认为野生火鸡比好斗的雄鹰更能代表美国的形象,尽管后来他也承认火鸡有点“蠢”,但却坚持它是一种勇敢的鸟儿,但国会对此不买账,所以秃鹰至今仍是美国的国鸟。

 

火鸡大餐作为感恩节的主角,在美国也遭到了有些人的抵制。一些人反对的角度是从“人道”角度,因为农场主会砍掉凶猛火鸡的脚趾和喙以防它们相互攻击;也有些人是从健康的角度,因为商店里出售的冻火鸡屠宰后有的已经冻了三年了,而且鸡肉和火鸡肉是造成有记录的人类食物中毒元凶中的第一位。作为感恩节不吃火鸡的14%群体之一,我是因为更信奉素食的原因。但不管有多少人不喜欢,火鸡过去、现在和将来依旧都会是美国感恩节的主角,今天你吃火鸡了吗?(心路独舞系头条号签约作者)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