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心路独舞 > 特朗普竞选特朗普 希拉里胜

特朗普竞选特朗普 希拉里胜


 

特朗普最近栽了,就像很多专家和媒体记者一直预测的那样,他最终无可避免地栽在了自己手上,短短几周内,特朗普的竞选就在我们的眼前突然支离破碎开了,用“灾难”一词来形容显然已太轻描淡写。他先是把一个墨西哥裔的联邦法官骂得狗血喷头而引发争议,然后是对奥兰多枪击惨案的不当言论引来广泛批评,他转而开掉其竞选主管,这一系列特朗普式的“做”很典型,后果来得也快,不仅民调大幅下跌,募捐资金也陷入前所未有的低点。

特朗普这段焦头烂额的经历始于六月初,他多次公开抱怨美国的一个地区法官Gonzalo Curiel,说他没有公正审理自己开办的营利性地产学校“特朗普大学”(Trump University)的一项民事纠纷,因为这个法官是“墨西哥裔”,特朗普说他上任总统后会在美国和墨西哥边界修上一堵墙来阻止非法移民。但事实却是,这位法官出生在印第安纳州,是地道的美国人,这些种族意味很强的言论果然招来拉丁裔选民的愤怒,更是引发了共和党内外的一致谴责,这是他五月获得党内提名站多数选票以来首次在党内自己玩火不慎反而引火烧身的事件。

接下来的事情发生在奥兰多枪击案几个小时后,特朗普的评论进一步引发了更多美国人的忧虑。他在推特(Twitter)说,“恭喜你们在激进伊斯兰恐怖主义者上的政治正确,但我不要什么恭喜,我要的是凶狠和警惕,我们必须更聪明才是。” 不难预料,特朗普在弗罗里达州的支持率一路迅速下跌到了39%,远远低于希拉里的47%,支持率差大大超过了民调的误差,弗罗里达是一个有很多移民的州,他对移民的不当评论显然引发了移民选民的极度愤怒。特朗普全国民选的支持率也应声暴跌,美国竞选最权威的RealClearPolitics综合民调显示,特朗普从略微领先希拉里马上跌到了落后六个点。可怕的是,彭博民调的对象中有55%明确表明他们坚决不会投特朗普,而一向亲共和党的CNN民调结果也显示,在自称共和党选民中的48%呼吁更换共和党提名人选。

意识到形势的急转直下,特朗普于是玩起了大动作,开除自己的竞选主管,企图以此扭转对自己不利的竞选方向。谁知几个小时后,对特朗普具有毁灭性的竞选财政报告却跟着公布出来了,五月他只募捐到了300万美元,到五月底账上只剩下130万现金,与此对比,希拉里募捐到了高达2800万美元左右,手上目前有4250万美元。这很让人大跌眼球,因为以特朗普目前手中的现金连竞选议员都有点捉襟见肘,不要等到选举日就会花光了。整个五月,特朗普没有任何争取选民的活动,也没打出任何新广告,更没有任何数据分析,却把大半募捐来的钱花掉了,显然都花在了竞选班子内耗和参加自己房地产公司的活动上了(这不是腐败么)。很多竞选财政专家表示,在总统竞选的历史上从未见过这么惨烈的财政报告,认为这是“里程碑式的灾难”。

有人或许会说,没事,特朗普有的是钱,他是亿万富翁,大不了自己赞助竞选就是了,那你就大错特错了,这正是让特朗普更没面子的一件事情。近几个月,纽约时报连续追踪特朗普在提名战期间经常提到的在新泽西州大西洋城所取得的商业成功,甚至说有华尔街大银行和公司投资到他的赌场企业,并吹嘘他的名字足可点石成金。不过纽约时报通过追访当事人、法庭文件纪录和各种资料后发现,特朗普的娱乐场事业长久以来几乎均以失败收场,他自己辩称是大西洋城的失败导致他在当地赌业失败,但实际是在大西洋城衰败前他的娱乐场就已经先倒下,说明他在地产业上其实并没有自己吹嘘得那样成功。更恶劣的是,他还将个人的债务转到赌场,从赌场的公司取得数以百万元计的薪酬、花红和其他支付给自己的费用,把个人的失败转嫁到投资者身上,验证了他在人品上的低下。《纽约商业》(New York Business)追踪到的特朗普地产税单显示,他在纽约还享受学校税退税,这是一个给在纽约年净收入低于50万美元才能享受到的退税,这暗示着特朗普的收入很可能并不像他自己吹嘘得那么高,也难怪到现在他都不敢公布报税单了。

一下子冒出太多的问题,因此无法集中解决一个或两个问题,这就是特朗普竞选目前面临的困境。为挽救颓势,特朗普转向攻击希拉里,称其为历史上最腐败的总统竞选者,企图转移公众视线,但效果并不佳,媒体依旧继续紧逼他在竞选资金上的劣势,他的支持率依旧在持续下滑。显然这样的结局是不可避免的,因为特朗普就是特朗普,他并没有什么竞选策略,他和他的竞选班子也并不了解大选和共和党内初选的性质是完全不一样的,再沿用党内提名战中的老一套是根本行不通的。特朗普只不过是特朗普,所有的一切不过是他的本色罢了,当选民最终看透了这一点,特朗普也就开始栽了,就像现在。(心路独舞系头条号签约作者)

相关文章

推荐 2